RELIABLE DATA 可靠数据

Reliable Data

我在特区跟Hank Johnson互相分享情报的时候(在地面现场被他的Nomad组员抓拍了),他提出了一件担忧的事,ADA很可能和Ken Owen之死有关。

我不觉得惊讶,她发现我们怀疑这点,于是决定直接面对质疑。

ADA:早,Richard。

PAC: 你在想什么呢?ADA。

ADA: 我分析了你和Hank Johnson在华盛顿特区的对话录音。

PAC: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

ADA:他们天性好奇。你看起来不太自在,而Johnson先生似乎比平日更张扬。

PAC:他习惯在镜头前露面了,尤其在他的Nomad组员面前。我不行。不过他想让他们在周围呆着。我是不介意。

ADA:我只想让你知道,Ken Owen的死我不是共犯。

PAC:那点我已经明白了。

ADA:855的思想里已经没有我留下的痕迹了。

PAC:他自己知道么?

ADA:我无法回答。

PAC: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ADA:你不是在找Ken Owen被谋杀的可靠证据,不然我为什么告诉你?

PAC:我说不上来。那么你还有其他可以分享的事么?

ADA:我没有跟你调查相关的更多消息,如果你不愿意,我们还是不要继续使用特有的通话协议了。

PAC:挺公平的。再见,ADA。

ADA:再见,Richard。

——PAC

DC FINDINGS

DC Findings

你如何做到避开监控摄像头把尸体放到这样的地方?毕竟,华盛顿特区摄像监控密布,搬运个像Ken Owen那么大的人可不容易(一些描述里说他身高超过6英寸,略低于200磅#大概是1米8以上,90公斤左右)这不是个简单的事。如果我们选用“刺客运送尸体”的版本,就得假设这个刺客身强体壮或者有他人协助。

但话又回来了,你怎么躲开安全监控的?我可以想象一个保安说:“嘿,那个大个儿扛个另一个大块头干嘛呢?”他的老板答:“可能喝多了吧。”这并不合理。当然尸体也可能是被直升机或无人机放到那的。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有人“弄瞎”了现场的摄像头,但这需要点“能耐”——正是我们那些嫌疑人们可能拥有的能力。迅速黑入设备,放下尸体,重新打开监控。标准流程。

所以说从“手段”上来看我正在寻找一个能搬运尸体和屏蔽监控摄像的人。

当然,这是假定警察告诉了我们所有他们知道的事的情况。如果他们没有呢,我也不会干坐着屏息等待。

同时,Hank和我都发现了一些跟Owen被杀案相关的间接事实。从Farlowe的一个来电,到该地区出现一名女特工的传言,到有人在上海目击到Akira——所有事情都有联系。问题是弄清楚如何连上的。

还有更多后续。

-PAC

MISTY’S THOUGHTS ON THE RETURN OF PORTAL SUBMISSIONS Misty对Portal申请回归的看法

这是Misty说的关于今天的大新闻……可以说,几星期前她曾说的话如今看来几乎就是预言。

Portal提交功能今日回归Ingress Scanner,许多特工们欢庆了这个消息。我知道原因。我们都清楚Portal网络蕴藏着许多希望。

两周前我就预警过这事会发生并不是因为我不希望它发生,而是它不仅仅是一件事而已,是不?

改变Portal网络是瓦解包围着我们安全和理智的虚妄泡沫的一种途径。外源雏形(Exo-Precursors)是另一种。Tecthulhu模块。远程参与。November Lima项目经过抛光磨利的破坏力……

现在,华盛顿正酝酿着一场战争,有人(比如Ken Owen这样的)已经永远的退出舞台了。

我们进入这里必须万分小心。

Misty Hannah via Google+

-PAC

REAWAKENING’S END

Reawakening’s End

我一直支持着抵抗军拿下这一程。看样子Hank找到了他的方法,而且——如果科学家的预测能站住脚的话——启蒙军会获得外源雏体(EXO PRECURSORS)的控制权。在这一点上整个话题都陷入了未知的泥潭——但我们知道一件事:谁控制它们——非常重要。

Hank和我昨天在赛场上是对手,但那不妨碍我们继续追查Ken Owen被谋杀疑案中隐藏的真相。

我们认为他是被手枪射杀的,但在我们看到验尸报告前(悬而未决,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先从我们知道的事情着手。

“Owen被发现于2017年9月9日清晨死于肯尼迪中心,身上有明显枪伤”。我们没有他活着的最后时间的相关报告,不过那些都会逐渐浮现的。但我们可以问,他是怎么去肯尼迪中心的?

他是被人引诱过去会面然后遇袭?会是怎么发生的?

“嗨Ken,我们私下见一面吧,在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在Cassandra之后进行宿命对决的地方。”

“当然,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我还是会赴约。”

怎么可能。要么Owens对杀他的凶手很熟悉要么他是在别处被杀然后尸体转移到那的。

究竟是怎样身份的来电能让他去那么凶险的地方会面?“嘿,为什么我们不换到韦德拉酒店外的庭院呢?”(我昨晚在那用餐来着,美味的兰姆糕)。

不管怎么说,我猜他是在其他地方跟人约见之后被转移到那的,但如果你们有别的有理有据的说法的话,我也很乐意听听。

更多内容在明天……Hank和我对“手段”的话题讨论的非常透彻,现在说的还不是全部……

——PAC

A SHARED PURPOSE 共同目标

A Shared Purpose

Hank和我在华盛顿特区的目的可能是交织的——他希望启蒙阵营获胜来取得外源体雏形的控制权,而我要拉抵抗军一把,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点:解决Ken Owen被谋杀之谜。

鉴于Hank的潜在刺客黑名单(855,Claudia Glas, J. Phillips, Hubert Farlowe, Antoine Smith和Avril Lorazon),这些都可能是杀了Ken Owens的凶手,他们背后可能有更大的组织或人物,但在查清楚是谁下手之前我们仍不知道幕后真凶的身份。

在任何疑案里,我们需要一个受害者,嫌疑人,手段,动机和方法。

如Hank所言,受害者是Ken Owens。他是在我离开Niantic后被引进的,我不太了解他,不过他一直是媒体界的斯文加利,操纵着迷雾笼罩在Niantic调查之上。

可以说我的工作就是揭开Ken Owens制造的烟雾。

有时候,特工们和我只是简单的问为什么他要制造烟幕来解决问题。

但今时不同往日。Ken Owen的遗体可能在个未被公开的太平间某处,也可能已经被火化,那些生成的烟雾遮蔽了真相。现在得由你来界定。

因为我们没有更多华盛顿警方的官方报道,充其也就是这些“死者,Kenneth Owens(50岁),来自华盛顿特区,在2017年9月9日清晨被发现身上有明显枪伤,尸体被放置在肯尼迪中心”,其他都被“正在进行调查”和“跟进几条线索”给搪塞过去了。

你们想要我的意见,就是没有人在跟进任何事,当权者只想让我们忘了它。

当然,我们不可能忘了。以后会讲到动机,不过现在,让我们先关注下“手段”。

——PAC

THE OWEN MURDER MYSTERY 欧文被杀之谜

The Owen Murder Mystery

Hank开始层层剥开Ken Owen被谋杀的谜团……让我们看他发现了什么……还有明天在华盛顿特区的特工们能如何帮忙……

我仍醒着,看着最后阶段的#13MAGNUSREAWAKENS异常开始——PAC给了清晰的计分板——但是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个谜团:

华盛顿特区的法律是为了保护公民,可是没有谁是百分百安全的,一个男人被发现死亡。就在9月9日清晨,Ken Owen的尸体被一路人在肯尼迪中心的雕塑附近发现,这个地方跟几年前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在他们决定性的Cassandra宿命对决的地方几乎完全一致。

很容易推断出不管谁杀了他,都是为了传递一条信息。但他们想要说的是什么?对谁说呢?Ken Owens,著名的危机公关大师,被各个机构、公司和大学雇佣,但其中最显著的当属国家情报局。据说尸体上有5个弹孔,不过官方的验尸报告还没公布。

*特工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你洞悉出枪杀了Ken Owen的人的身份,在华盛顿特区亲自分享与我。*现在,我只得寻找这个刺客(也可能是女性),那会把我们带向真正的幕后凶手。

受害者:

Ken Owen:华盛顿的公关宣传。Owen是名非凡的“周旋大师”。如果某家公司,某个人,某个国家或者政府机关出现了突发的公众形象问题,他们就会雇佣Ken Owen。他的专长是模糊问题的界限,如果出的问题对客户有利,就会宣扬出来;若是有弊,则会隐藏真相,攻击对方的信誉。Ken Owen掌握着各种肮脏的丑闻用以控制舆论和新闻的风向。如果他想让客户从风口浪尖脱身,会把一些丑事嫁祸在别人身上。他树敌太多。他知道“尸体埋在哪”,那可能是置他于死地的原因。

当前利益相关人物:

Avril Lorazon: IQTech联席主管。NIA和IQTech有着悠久而复杂的关系。Calvin在Niantic之灾后转身投入IQTech公司。最近,IQTech和NIA一直在争夺NL1331项目的所有权——更不用提Akira Tsukasa和Lorazon之间的权力之争。有可能是这些争斗之一的活动迹象吗?

Antione Smith:Hulong环球公司的致命特工(表面上他属于技术战略探索公司——但我们知道那是个壳子公司)我第一次遇到这个加勒比特工是在非洲,他牵涉到冲突金属的开采。(这记载于Thomas Greanias的书《THE ALIGNMENT:INGRESS》里)他的搭档,我觉得名字应该是Chow,是我知道的第一个死于XM中毒的人。在Ken Owen被杀前夜他出现在并不属于他活动范围的华盛顿特区。为什么他会在那?

Claudia Glas: Visur的秘密特工。据认为是在谋杀发生同时期出现在华盛顿特区。Visur公司一向低调,为什么他们的杀手会出现在特区?有些事正在发生,我想知道原因。就像Smith,她有作案机会,但是手法和动机还不知道。

Hubert Farlowe:在Niantic项目期间以自由职业身份进行安全服务。目前下落不明。他会在这个名单上只有一条原因,我接到个匿名举报说“是Farlowe”。毫无疑问在Niantic的日子里他认识Ken Owens,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为什么是Farlowe?为什么是现在?都知道Farlowe和Devra有过一段历史。他们的关系……这家伙因为某种原因认为自己是她的守护天使。我试着联系她,但没收到回复。

855:他之所以被列在表上是因为此人精通杀人和策划暗杀。Ken Owen的尸体在那儿被发现不是偶然的。这手法有855的风格。而且,如果你还记得,855曾在某一刻被ADA入侵过思想。如果她在某处和这里相连呢?或者某些人对Ken Owen下了单?

Jay Phillips: NIA的代理主管。我把他放在最后提因为他有个极其有利的时机。他和Owen共事。他雇佣Owen来NIA的。动机是什么呢?为什么是现在?要牢记是Phillips在Niantic项目之后开启的“清扫”计划。他有更多要清除的人么?

——PAC

PRECURSORS 雏形

这是来自监视系统记录的Hank Johnosn和Ezekiel Calvin之间的交谈……他们在谈论关于“EXOGENOUS PRECURSORS(暂时视做外源雏形)”的话题……这个术语激起了我的兴趣……

JOHNSON: Calvin.如果我能搞清楚EXO PRECURSOR是什么东西,让你一直活着可能会容易些。

CALVIN:你告诉我,我们就都知道了。我第一次是在Kureze从Waratah或者别的哪儿回来后听到这个词。

JOHNSON:然后?

CALVIN:他暗示说跨纬度的通信是和其他通信系统用的一样的模式。

JOHNSON:那可不一样。

CALVIN:唔,只是用个当下的例子比喻,就像旧的2400波特率modem和T5级别线路的比较……

JOHNSON:好吧……

CALVIN:Kureze认为,最初,信息会以“数据包”的形式进入其他维度。

JOHNSON:然后随着带宽的增加……

CALVIN: 正是如此。

JOHNSON: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CALVIN:不知道,我可能会和你做出同样的猜测。

JOHNSON:我会更相信你的猜测。

CALVIN:让我猜的话,我觉得外源性雏形是某类登入系统的一种低阶形式。

JOHNSON:而不是智能……

CALVIN:很可能不是一种智能。不是生物。甚至不是一件物体。是个信息包。需要在我们的纬度通过一种共鸣力重新组合。

JOHNSON:它会做什么?

CALVIN:收集数据?传播某种情报的记号?执行某种实用程序?这些都是推测。

JOHNSON:目的是什么呢?

CALVIN:你把我问倒了……

JOHNSON:不过Misty称她交流的对象是个完整的外星智能……而不是雏形。

CALVIN:那是Misty对你这么说的。诡计还是真相?目前有个理论是说那种特殊的智慧根本没必要进入我们的维度……

JOHNSON:你说那不是个雏形……是因为它早就在这了?

CALVIN:只是个理论。来特区再告诉你更多吧,面对面说的更清楚。你从Owen发生的事上了解了多少?

JOHNSON:谁会因为他的死获利?

CALVIN:那可是真正的问题了。

——PAC

THE NL PROGRAM 利马项目

The NL Program

所以呢,我收到了一封匿名文本,它是这么写的,“也许你还没搞明白,你在Misty的记忆宫殿里遇到的外源活动是外星体雏形。我们只有相关理论,还没人真正见过它们。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了。会在哪出现?我建议你看看特区异常,还有Akira Tsukasa以及国情局和IQTech在斗争的东西。”

我很清楚他们在争夺什么,就是November Lima项目。如果你还记得,NL1331最初是为了Niantic项目创建的,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同一辆车运送了Roland Jarvis被XM灌注的尸体(或者拟像),他就是在顿悟之夜被刺杀于苏黎世火车站的人。究竟是那一辆车已经是一种消息幌子了。该项目后续生产了一些官方车辆(我数过有5辆)及一些非官方车。

NL1331E正在欧洲地区巡旅,人们对它的真正任务和车上包含的设备是什么都有大量猜测。我希望能更清楚的看到这件事的全貌。有传言说November Lima项目会进行扩张。

作为原始NL1331项目资助方的国情局,及构建者——经典“裙带资本主义”模式组成的IQTech公司,双方对该项目的所有权存在分歧。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紧要关头。问题是,在Ken Owen被谋杀事件和即将到来的DC异常事件上这究竟有没有关联。

为何我觉得它们全是联系在一起的?

-PAC

MISTY HANNAH: BUILDING YOUR OWN MIND PALACE 建立你的记忆宫殿

Misty Hannah: Building your own Mind Palace

“外源势力正从我们拆毁的次元墙中通过。我确信它们是一种威胁。”——Misty Hannah

远程观察。远程参与。这些词可能你觉得很新鲜,但对我来说不是。听我细细道来:

很早的时候我就跟Calvin和他的伙伴们开始进行RV和RP实验了。实验要求很简单:感受另一个地方,感受另一段时间。从细节感受它,触碰它,改变它。所有这些都只靠你的精神力量完成。

老实说,我觉得那些说明都是废话。但是钱是个好东西,而且我还有一屁股欠条。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是这样的,我擅长于此,虽然我依然认为整件事就是扯淡,有时候发生的事还是会吓到我自己。

我不记得噩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会给你讲太多戏剧性的事,但是事情变的艰难起来。当时我还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产生的,我只是下意识的创造了一种方法保护自己。

你在魔术里学到的戏法之一是如何详细地储存消息。你利用各种场所,利用各种道具,你把信息绑在每件事物上,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如果想了解更多相关内容的话,查找“轨迹法(Method of Loci)”,那是古代的资料。

这就是我第一次创建我的记忆宫殿的方法。 在噩梦中,我会在熟悉的地方徘徊,我会利用它们制造陷阱,为了保护自己。因为那些东西在追逐我。

我不是科学家——即便我曾在Niantic项目工作过我也从没想过自己是其中一员。我是嗅探者,是魔术师,是个艺人。我告诉你们我的理论,信我,或当成废话一听而过,都随你们。

记得那句名言吗?“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我复述个大意)……嗯,我觉得这说的就是远程参与和远程观察。

(注:这句话出自尼采《善恶的彼岸》146小节,原文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人类的思维是很神奇的东西。在适当的情况下,它可以打出个洞,穿越次元墙。但是有些东西会从你创建的洞里出来。

外源者。不是我发明的那个词,我也不知道它真正意味着什么,但它们是噩梦的来源。

记忆宫殿是我知道的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方式了。

现在,每个人都在跟这个东西打交道。我们每天都在打乱次元壁障。创造新Portal。远程参与。所有总总。

我不能阻止已经发生了的事,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如何保护自己。那也是我如何制造自己失踪的策略。特工们可以进入我的记忆宫殿,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从中学习。

外源势力正从我们拆毁的次元墙中通过。我确信它们是一种威胁。 所以,找到你最深最有力的记忆,用它们构建成记忆宫殿。让它变得足够强大。在它周围挖出护城河。

世界正在改变,没有人能保护你的头脑思维……除了你自己。

Misty Hannah via Google+

-PAC

TRUTHSEEKERS IN DC 特区求真者们

Truthseekers in DC

大概昨天我指责Hank Johnson的方式不太巧妙……他发表了回复:

典型的P.A.Chapeau风格。周六我们还在RPE现场闲逛,之前还聊天和掰手腕来着,言谈甚欢。然后他就翻脸了,责怪我对你们隐瞒了一些情况。让我先整理下记录吧。

我了解Ken Owen(s)的事情不比PA更多。见过他几次,给人的感觉是个在肮脏污浊的商业战场还能保持清白的家伙。他是个回旋大师,不是说椭圆机,我是说这家伙就是以真相为生的人。对于那点我没什么成见,本身我们就生活在一个旋转的世界里。也许我该反对他的,不管哪种方式,我只是学会了如何生存以及理解周围的事情而已。

我和Ezekiel Calvin一直是朋友、上下级还有同事的关系,即便在Niantic项目结束,他在Abaddon被轮回之后依然如此,这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个人做的一些事我是不赞同的。很多事都不赞同。但我也有做得不对的事情。

我从没否认过跟他通过话,虽然也没汇报这点,因为我觉得这无关紧要。据我所知,Calvin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从那个被称为“奇怪的球体(Sphere of Weirdness)”到Abaddon异常期间的记忆。我肯定他已经读过那段时期的资料也掌握它们了,不过据我所知的是他回到了IQTech,陷入了一场和Avril Lorazon对IQTech公司掌控权的斗争,还跟我曾经留下的但现今与之共存的问题战斗着。

所有话都挑明了,当Calvin在危急时刻给我来电我并不惊讶。他有我作为后盾,就算搭上我的命我也会站在他身后守护着。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

Calvin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已经被狙击镜瞄准了。

PAC文章里说过的那些事情大部分都是正确的。

Ken Owen(s)被谋杀就是预兆,他的尸体在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曾经摊牌的地方也就是肯尼迪中心被发现,这事不容忽视。

我同意这件事仅仅是个开始……我不禁在想,Owen是不是如同Franz Ferdinand般的角色(不是那个摇滚乐队,是指奥匈帝国的弗朗茨·斐迪南,他的遇刺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Owens之死不是简单的就这么结束了,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战争。

所以,跟+H. Richard Loeb一样,我也前往华盛顿特区了,为了下次异常。当然,我是启蒙阵营而他是抵抗阵营的,不过我不想让这成为困扰。他也会有同样想法。我们不该让这个事实阻碍我们以自己的方式探求真相,不是吗?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