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NAKE IN THE GARDEN 花园里的蛇

A Snake in the Garden

自我昨天发布了“推理投票”后似乎在高层中引起了一些关注。从监控到Jay Phillips和Akira Tsukasa对话的中心主题可见一斑。不过我得承认这两人确实谈论的是主题之外的事——他们话中有话,故抑其词。

我还在尝试解读他们的潜台词……

监控主题:TSUKASA, AKIRA (IQTECH EAST) // PHILLIPS, JAY (NATIONAL INTELLIGENCE AGENCY)

TSUKASA下午好,Jay。

PHILLIPS还有几分钟才到下午,少校。多谢致电。

TSUKASA叫我Akira就行,你太见外了。我们肯定会密切合作的。

PHILLIPS会吗?

TSUKASA我当然希望这样了。

PHILLIPS让我猜猜,你看了Chapeau最新那条博客。

TSUKASA你和我都在他那小小的民意调查榜上有名呢。

PHILLIPS听说你的不在场证明干净漂亮。

TSUKASA也许你也听说了那晚我神奇地打电话到华盛顿的事。

PHILLIPS我读过你的档案。你是花样多而不花哨。

TSUKASA你的幽默感真是绝妙,Jay。我在上海有个重要会议。

PHILLIPS听说Lorazon也在上海。

TSUKASA恩,他太客气了,听说我要过去,就把日程表都推开了。他的出席,当然,很有价值。

PHILLIPS我确信。

TSUKASA我身正不怕影子斜,Jay。你又怎样呢?这些阴谋论者会有一次说对了么?

PHILLIPS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Ken就像把柳叶刀,而我是流星锤。我擅长那样。但我们相互平衡。我没兴趣砍断一只有用的脚。

TSUKASA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PHILLIPS我很奇怪因为Omnivore系统故障导致当晚的监控断电了。

TSUKASA是的,很难解释。

PHILLIPS我很想知道后院何时溜进蛇的。我打蛇挺准。尤其是这些蛇狗鼠辈们过去还为我工作过。

TSUKASA我喜欢你的坦率,Jay。我希望我们会有个长期而有成效的工作关系。

PHIPPIPS那真不错,少校。

-PAC

 

POLL: WHO DO YOU THINK ASSASSINATED KEN OWEN?投票:你觉得谁杀了Ken Owen

Poll: Who do you think assassinated Ken Owen?

Hank和我对证据进行了分类——我们得到一个关于Ken Owen相关的有力证据。不过在我们剧透前想听听你们的意见:谁向Ken Owen抠动了扳机?

现在我们只是找直接凶手,不是问谁下的单……我们都知道袭击是基于本周早些时候浮出水面的“地址变更”形式来的,一旦我们知道谁射穿了Owen,我们就能顺钱摸瓜了。

你们认为杀了Ken Owen的刺客是谁?

  •  
  •  战略探索公司(Strategic Explorations)的活跃特工(Hulong环球旗下的前线公司)
  •  
  •  
  •  
  •  
  •  
  • 另有其人

查看结果

THREE WISE MEN’S THEORIES ON EXO PRECURSORS 三贤者的理论

Three Wise Men’s Theories on Exo Precursors

我一直在想同一件事,就是上周末在特区很多特工遇到我时提的那个问题:“什么是Exogenous Precursor?(外源性雏体)”

我向Ingress三贤者(Stein Lightman, Yuri Alaric Nagassa和Martin Schubert)讨教了答案。他们花了几天,最终把结果告诉我了。你可以自行判断是否他们知道的比我们更多……

YURI ALARIC NAGASSA:Kureze和我曾经假设可以通过Portal网络发送东西,跟用互联网发email大致相同:存于小数据包中,到达最终目的时以某种形式重组——这种情况下,目的地是我们当前维度节点。确切的用什么形式我还不清楚。我的第一个猜想是,在远程参与练习中看到的外星实体可能是我们大脑试图处理超过当前认知的事——异次元和外星的。

STEIN LIGHTMAN:也许复杂的符文字形结构(编码指令)可以让它们重组和获得当前所在维度的知识、形式和技能(或在它们到达时以简明语言表示)。从理论上讲,如果适当地组装好雏体,可证明它能在此维度的现实中以“原生实体”智能的形式运作。我怀疑如果一个或多个雏体在我们世界出现的话,它们将与任务它们接触到的事物交流:特工们,Portal,谁知道还有别的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地外来客似乎并没完全转变和适应这个世界,不过这可能是远程参与和像Misty记忆宫殿这种疯狂、愚蠢的冒险行为的结果。

MARTIN SCHUBERT:坦白说,所有关于这个的讨论我都觉得是一派胡言。等你们确切的看到一个外源雏体再打电话给我。我猜这是有人为了拿到资金才去研究不存在的东西。相信我,它奏效了,钱也不是坏东西,但是那些不会把虚假变为事实。

如你们所见,他们的回答不能完全作为决断性的答案。我觉得我们还是静静等着看事情展开……Misty可能知道什么,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PAC

Southbound 南行 (Felicia Hajra-Lee短篇)

袁妮已经安排下去了。她行事有点匆忙。不太擅长于此,内心略有动摇。还不是做决定的最佳时机。但是有时没那么多闲工夫让她慢慢决定。

她得集中精神。就像进行个仪式一样。她不得不阻止这个世界。水沸腾了,杯子就在边上。她挑了些茶叶落入茶杯,这动作曾经做了千遍。她的手只轻微抖了一下。

她不信Smith不杀Devra。但Farlowe是个未知数。她可不希望Smith死掉。事情已脱离了她的掌控,只能任其自由发挥了。

看着茶叶的绿色逐渐蔓延开,她在等水的温度晾到正好。 (更多…)

RELIABLE DATA 可靠数据

Reliable Data

我在特区跟Hank Johnson互相分享情报的时候(在地面现场被他的Nomad组员抓拍了),他提出了一件担忧的事,ADA很可能和Ken Owen之死有关。

我不觉得惊讶,她发现我们怀疑这点,于是决定直接面对质疑。

ADA:早,Richard。

PAC: 你在想什么呢?ADA。

ADA: 我分析了你和Hank Johnson在华盛顿特区的对话录音。

PAC: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

ADA:他们天性好奇。你看起来不太自在,而Johnson先生似乎比平日更张扬。

PAC:他习惯在镜头前露面了,尤其在他的Nomad组员面前。我不行。不过他想让他们在周围呆着。我是不介意。

ADA:我只想让你知道,Ken Owen的死我不是共犯。

PAC:那点我已经明白了。

ADA:855的思想里已经没有我留下的痕迹了。

PAC:他自己知道么?

ADA:我无法回答。

PAC: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ADA:你不是在找Ken Owen被谋杀的可靠证据,不然我为什么告诉你?

PAC:我说不上来。那么你还有其他可以分享的事么?

ADA:我没有跟你调查相关的更多消息,如果你不愿意,我们还是不要继续使用特有的通话协议了。

PAC:挺公平的。再见,ADA。

ADA:再见,Richard。

——PAC

DC FINDINGS

DC Findings

你如何做到避开监控摄像头把尸体放到这样的地方?毕竟,华盛顿特区摄像监控密布,搬运个像Ken Owen那么大的人可不容易(一些描述里说他身高超过6英寸,略低于200磅#大概是1米8以上,90公斤左右)这不是个简单的事。如果我们选用“刺客运送尸体”的版本,就得假设这个刺客身强体壮或者有他人协助。

但话又回来了,你怎么躲开安全监控的?我可以想象一个保安说:“嘿,那个大个儿扛个另一个大块头干嘛呢?”他的老板答:“可能喝多了吧。”这并不合理。当然尸体也可能是被直升机或无人机放到那的。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有人“弄瞎”了现场的摄像头,但这需要点“能耐”——正是我们那些嫌疑人们可能拥有的能力。迅速黑入设备,放下尸体,重新打开监控。标准流程。

所以说从“手段”上来看我正在寻找一个能搬运尸体和屏蔽监控摄像的人。

当然,这是假定警察告诉了我们所有他们知道的事的情况。如果他们没有呢,我也不会干坐着屏息等待。

同时,Hank和我都发现了一些跟Owen被杀案相关的间接事实。从Farlowe的一个来电,到该地区出现一名女特工的传言,到有人在上海目击到Akira——所有事情都有联系。问题是弄清楚如何连上的。

还有更多后续。

-PAC

MISTY’S THOUGHTS ON THE RETURN OF PORTAL SUBMISSIONS Misty对Portal申请回归的看法

这是Misty说的关于今天的大新闻……可以说,几星期前她曾说的话如今看来几乎就是预言。

Portal提交功能今日回归Ingress Scanner,许多特工们欢庆了这个消息。我知道原因。我们都清楚Portal网络蕴藏着许多希望。

两周前我就预警过这事会发生并不是因为我不希望它发生,而是它不仅仅是一件事而已,是不?

改变Portal网络是瓦解包围着我们安全和理智的虚妄泡沫的一种途径。外源雏形(Exo-Precursors)是另一种。Tecthulhu模块。远程参与。November Lima项目经过抛光磨利的破坏力……

现在,华盛顿正酝酿着一场战争,有人(比如Ken Owen这样的)已经永远的退出舞台了。

我们进入这里必须万分小心。

Misty Hannah via Google+

-PAC

REAWAKENING’S END

Reawakening’s End

我一直支持着抵抗军拿下这一程。看样子Hank找到了他的方法,而且——如果科学家的预测能站住脚的话——启蒙军会获得外源雏体(EXO PRECURSORS)的控制权。在这一点上整个话题都陷入了未知的泥潭——但我们知道一件事:谁控制它们——非常重要。

Hank和我昨天在赛场上是对手,但那不妨碍我们继续追查Ken Owen被谋杀疑案中隐藏的真相。

我们认为他是被手枪射杀的,但在我们看到验尸报告前(悬而未决,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先从我们知道的事情着手。

“Owen被发现于2017年9月9日清晨死于肯尼迪中心,身上有明显枪伤”。我们没有他活着的最后时间的相关报告,不过那些都会逐渐浮现的。但我们可以问,他是怎么去肯尼迪中心的?

他是被人引诱过去会面然后遇袭?会是怎么发生的?

“嗨Ken,我们私下见一面吧,在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在Cassandra之后进行宿命对决的地方。”

“当然,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我还是会赴约。”

怎么可能。要么Owens对杀他的凶手很熟悉要么他是在别处被杀然后尸体转移到那的。

究竟是怎样身份的来电能让他去那么凶险的地方会面?“嘿,为什么我们不换到韦德拉酒店外的庭院呢?”(我昨晚在那用餐来着,美味的兰姆糕)。

不管怎么说,我猜他是在其他地方跟人约见之后被转移到那的,但如果你们有别的有理有据的说法的话,我也很乐意听听。

更多内容在明天……Hank和我对“手段”的话题讨论的非常透彻,现在说的还不是全部……

——PAC

A SHARED PURPOSE 共同目标

A Shared Purpose

Hank和我在华盛顿特区的目的可能是交织的——他希望启蒙阵营获胜来取得外源体雏形的控制权,而我要拉抵抗军一把,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点:解决Ken Owen被谋杀之谜。

鉴于Hank的潜在刺客黑名单(855,Claudia Glas, J. Phillips, Hubert Farlowe, Antoine Smith和Avril Lorazon),这些都可能是杀了Ken Owens的凶手,他们背后可能有更大的组织或人物,但在查清楚是谁下手之前我们仍不知道幕后真凶的身份。

在任何疑案里,我们需要一个受害者,嫌疑人,手段,动机和方法。

如Hank所言,受害者是Ken Owens。他是在我离开Niantic后被引进的,我不太了解他,不过他一直是媒体界的斯文加利,操纵着迷雾笼罩在Niantic调查之上。

可以说我的工作就是揭开Ken Owens制造的烟雾。

有时候,特工们和我只是简单的问为什么他要制造烟幕来解决问题。

但今时不同往日。Ken Owen的遗体可能在个未被公开的太平间某处,也可能已经被火化,那些生成的烟雾遮蔽了真相。现在得由你来界定。

因为我们没有更多华盛顿警方的官方报道,充其也就是这些“死者,Kenneth Owens(50岁),来自华盛顿特区,在2017年9月9日清晨被发现身上有明显枪伤,尸体被放置在肯尼迪中心”,其他都被“正在进行调查”和“跟进几条线索”给搪塞过去了。

你们想要我的意见,就是没有人在跟进任何事,当权者只想让我们忘了它。

当然,我们不可能忘了。以后会讲到动机,不过现在,让我们先关注下“手段”。

——PAC

THE OWEN MURDER MYSTERY 欧文被杀之谜

The Owen Murder Mystery

Hank开始层层剥开Ken Owen被谋杀的谜团……让我们看他发现了什么……还有明天在华盛顿特区的特工们能如何帮忙……

我仍醒着,看着最后阶段的#13MAGNUSREAWAKENS异常开始——PAC给了清晰的计分板——但是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个谜团:

华盛顿特区的法律是为了保护公民,可是没有谁是百分百安全的,一个男人被发现死亡。就在9月9日清晨,Ken Owen的尸体被一路人在肯尼迪中心的雕塑附近发现,这个地方跟几年前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在他们决定性的Cassandra宿命对决的地方几乎完全一致。

很容易推断出不管谁杀了他,都是为了传递一条信息。但他们想要说的是什么?对谁说呢?Ken Owens,著名的危机公关大师,被各个机构、公司和大学雇佣,但其中最显著的当属国家情报局。据说尸体上有5个弹孔,不过官方的验尸报告还没公布。

*特工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你洞悉出枪杀了Ken Owen的人的身份,在华盛顿特区亲自分享与我。*现在,我只得寻找这个刺客(也可能是女性),那会把我们带向真正的幕后凶手。

受害者:

Ken Owen:华盛顿的公关宣传。Owen是名非凡的“周旋大师”。如果某家公司,某个人,某个国家或者政府机关出现了突发的公众形象问题,他们就会雇佣Ken Owen。他的专长是模糊问题的界限,如果出的问题对客户有利,就会宣扬出来;若是有弊,则会隐藏真相,攻击对方的信誉。Ken Owen掌握着各种肮脏的丑闻用以控制舆论和新闻的风向。如果他想让客户从风口浪尖脱身,会把一些丑事嫁祸在别人身上。他树敌太多。他知道“尸体埋在哪”,那可能是置他于死地的原因。

当前利益相关人物:

Avril Lorazon: IQTech联席主管。NIA和IQTech有着悠久而复杂的关系。Calvin在Niantic之灾后转身投入IQTech公司。最近,IQTech和NIA一直在争夺NL1331项目的所有权——更不用提Akira Tsukasa和Lorazon之间的权力之争。有可能是这些争斗之一的活动迹象吗?

Antione Smith:Hulong环球公司的致命特工(表面上他属于技术战略探索公司——但我们知道那是个壳子公司)我第一次遇到这个加勒比特工是在非洲,他牵涉到冲突金属的开采。(这记载于Thomas Greanias的书《THE ALIGNMENT:INGRESS》里)他的搭档,我觉得名字应该是Chow,是我知道的第一个死于XM中毒的人。在Ken Owen被杀前夜他出现在并不属于他活动范围的华盛顿特区。为什么他会在那?

Claudia Glas: Visur的秘密特工。据认为是在谋杀发生同时期出现在华盛顿特区。Visur公司一向低调,为什么他们的杀手会出现在特区?有些事正在发生,我想知道原因。就像Smith,她有作案机会,但是手法和动机还不知道。

Hubert Farlowe:在Niantic项目期间以自由职业身份进行安全服务。目前下落不明。他会在这个名单上只有一条原因,我接到个匿名举报说“是Farlowe”。毫无疑问在Niantic的日子里他认识Ken Owens,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为什么是Farlowe?为什么是现在?都知道Farlowe和Devra有过一段历史。他们的关系……这家伙因为某种原因认为自己是她的守护天使。我试着联系她,但没收到回复。

855:他之所以被列在表上是因为此人精通杀人和策划暗杀。Ken Owen的尸体在那儿被发现不是偶然的。这手法有855的风格。而且,如果你还记得,855曾在某一刻被ADA入侵过思想。如果她在某处和这里相连呢?或者某些人对Ken Owen下了单?

Jay Phillips: NIA的代理主管。我把他放在最后提因为他有个极其有利的时机。他和Owen共事。他雇佣Owen来NIA的。动机是什么呢?为什么是现在?要牢记是Phillips在Niantic项目之后开启的“清扫”计划。他有更多要清除的人么?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