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ITY

TOTALITY

很罕见的,研究员认为宇宙提醒我们看似平凡的生命周期隐藏着许多异常和魔力(也许我正在召唤Misty呢)。

如果即将到来的日食会给我们造成很多无法解释的影响,甚至影响到Portal网络,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转载文章The Eclipse as Dark Omen

美国在其历史上到了某个时刻天空就会变暗。经历一种超越物理感官的日食体验是作为现代人的特权。

——PAC

THE TRICKSTER’S TRUE NATURE

THE TRICKSTER’S TRUE NATURE
前几天我分享了一个谣传说Misty Hannah可能在澳大利亚的某个地方,现在看起来有些证据表明是真的。Hank Johnson显露出自己的担忧——为什么他要前往布里斯班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异常”。

在纳瓦罗的#13MAGNUSReawakens活动后,我非常清楚世界——可能很多个世界——在进入一个变革的时期。

从我们现实世界中Niantic MAGNUS成员的编制改变,到新的Magnus成员重组(通过特工们进行远程参与练习时确立),我知道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Darsana事件,还有我们发现N’zeer进入现实世界的方式令我警醒。

现在我确信大事即将发生。这也是我前往澳大利亚的原因。

我认为Misty Hannah最近已经前往那个大陆了。可能她现在还在那儿。要问有什么关于Misty的见解的话,我知道她有本事在各地穿越,有时瞬间就到了几个地方。

她最近出现和一些表现都暗示着关于她的“记忆宫殿”的重要概念。

通常我们生活的地方和空间可用于思考创建记忆旅程的轨迹——简单的助记法,提高大脑的工作方式——概括的说,这是记忆宫殿的本质所在。但我觉得对Misty来说不止这点。

我担心黑暗XM或者别的什么危险力量就在她到达之后的核心处。如果是真的,那么异常就是这一切的中心。

不管她做了什么,都会产生后果,这些后果可能影响深远。没人比我更了解这些了。我记得Helios异常,也记得Darsana异常。

我惊异于这一切:莫非这个骗子终于要显现她的本性了?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A DIFFERENT KIND OF VIRUS

A DIFFERENT KIND OF VIRUS

回想起我曾在很多三字机构里目睹的一个会谈。

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那些身份比我重要的人们在讨论某些事物是否该被建立。

他们想在某件他们并不想发生的事情发生前就让它诞生。是一些他们不愿见到的东西,没人愿意见到的东西。

他们惧怕那类事物出现。所以他们要先下手为强,创造它。

“我们必须这么做,现在就做。”他们说,“因为就算我们不做,总会有人去的。”

那一刻我看到原始人类力量的两个极端:我们的想象力和恐惧。这两种力量促使我们发展、推进我们达到难以置信的高度,也是危急我们物种未来的根源。

——PAC

(更多…)

MISTY ON THE ROAD?

对最近的谣言你们怎么看……

显然,Misty近日前往澳大利亚了。还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她不是为了布里斯班将要进行的XM异常而去。

她到达后会做什么?澳大利亚有什么?这也是Hank Johnson前往布里斯班的原因么?他俩一起去的?

问题太多,答案却无……暂时。

——PAC

原文:MISTY ON THE ROAD?

ANOMALOUS ZONE GUIDELINES

Hank继续分享了关于异常区域和远程参与的关系的理论及一些操作指南。

显然,对Nomad主持人和一直漂泊在外的我来说,没什么资格阻止那些愿意冒险的人。但我还是建议想进行、或者已经进行着远程参与的人们,做好万全措施保护自己吧,就像在真实世界里旅行出发前也会打点行装。它们,确实,很像异常区域……

我的具体建议比较少,不过未来会收集更多的。目前为止我所做的一切还只是观察而已。

时刻注意自己在异常区域里呆了多长时间(insertion period),以及能够逃离回现实世界的Portal的位置在哪儿。不要陷入困境了才发现。如果你有一部分留在那儿,直到重新连接才能找回。所以别跟同伴走散了。总的来说就是,小心进入,看准定位,仔细观察,按时离开。

除练习时小心谨慎以外,还要留意你可能在异常区域造成了什么改变。这些信息有着无形的价值。我们还不知道异常区域(AZ)是如何影响其他层面的现实的。你的行为会产生后果,而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些后果是什么……

我正在细化完善一个理论,记忆宫殿和我们的真实世界(ORW)里表现的事物有一种联系。就像我们在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思想里植入的扫描工具和武器一样,当我们创建了记忆宫殿,我们的思维可能和其他维度节点相连接——以未知的效果。

还在完善的另一个理论是,现实世界的许多建筑是经其他地方生成的记忆宫殿的物理表现。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点,但我确实相信这点。如果你有可以支持它的证据,请告知我。

我正在构建自己的记忆宫殿……目前注意力基本集中在这件事上,也请求各位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协助我。

————PAC

原文:ANOMALOUS ZONE GUIDELINES

PALACE NOTES

Ingress三贤者,Martin Schubert(怀疑论者),Yuri Alaric Nagassa(人文主义者)和Stein Lightman(唯心论者)分享了他们关于记忆宫殿的对话记录。

谈话逐渐过渡到核心话题,关于Tycho的暗示“回忆Scopas的废墟”实际指向的是Simonides。

这个希腊诗人在Scopas餐厅坍塌后幸存下来,据说他使用了一种叫“method of loci”的记忆法,或称记忆宫殿,来识别惨剧的受害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