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Card 底牌 (Felicia小说)

接上篇Old Friend 老友

“ADA……你刚刚是不是杀了那家伙。”Devra回复道。

“我确信不是我。如果是我干的,我为什么要关心你,考虑你的处境?”

“的确,你不会骗人。”

“是的,真相应该被告知。那也是过去几个月里你宣称的观点。你现在的处境很困难,是不?”ADA说。

“你看,ADA,不管我们差异多大,你都可以帮我。现在你就能证明这点。你可以控制这个东西么?”Devra请求道。

“当然可以。” (更多…)

DETAILS EMERGING… FUNERAL SERVICES FOR CALVIN SCHEDULED

Details emerging… Funeral Services for Calvin scheduled

上周五发生的那起NIA设施袭击事件细节浮出水面。

现在清楚的是,这是一次使用爆炸装置进行的有针对性的暗杀。

Ezekiel Calvin和Jay Phillips约好在一处NIA设施内未经使用过的安全屋里会面。由于此处正在进行装修(讽刺的是,为了安装更好的安全监控系统),那里完全隔离网络,也没有工作人员——是理想的、安全的空间,但也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两人可以不用防备监听和窥探尽情谈话。

不清楚这次会面是怎么约定的,但所有报道都说这件事突然就发生了,是为了避免泄露将要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他们似乎非常清楚要静默,以免他们行为模式被预见或者夜长梦多。

这次爆炸程度很大,大到足以摧毁设施的整个机翼。然而,因为是被遗忘的地点,没有其他人员伤亡。事实上Calvin和Phillips的死可能也没被注意到,除了只有一个目击者说她那天晚上早些时候看到两名男子从同一个服务入口进入了大楼。

目前,Calcin的悼念仪式已经准备好了。我知道Hank会去的——我也会去。我会在远处看着,为了安全也为了避免惹恼某些人(我个人不讨厌Calvin,即使我的工作和调查毁掉了他大部分Niantic项目——他可能也不是恨我……只是恨我所做的事和阻止他)。无论如何,处于尊重我会保持距离的。

如果有更多消息我会继续跟进报道。

——PAC

LEAKED DRAFT STATEMENT ON NIA ‘INCIDENT’关于国情局“事故”的声明草稿

Leaked Draft Statement on NIA ‘incident’

一份从IC咨询服务泄露出的声明草稿,涉及昨天在NIA设施发生的“事故”……虽然细节还是很模糊,不过我怀疑这证实了有什么大事确实已经发生。

有消息来源私下向我透露,存在大量的结构损坏,悲剧的是有两个牺牲者。可能还有更多,不过显然“爆炸”(如果确实如此)发生在一个废弃设备的机翼上,由于维修工作处于禁止进入及关闭电网的状态。

事态还在发展——保持警惕。

抄本:

一名行政部门发言人证实,在华盛顿附近的国情局设施发生了一起“事故”,据悉国情局在该市还有多处地点(如在休斯顿和德克萨斯一样),不清楚该发言人指的是哪个设施。然而,人们看到乔治敦镇的联排别墅里出现了浓烟,该处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国情局活动的中心,而第一批急救人员在周五深夜抵达了该地点。

美国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Agency)可能是美国政府中最不可告人的情报机构。据称,它是在1947年的《国家安全法案》(National Security Act)下从战略服务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发展出来的,后来失去了中央情报局(CIA)的自治权,但在官方重组之前,它一直保持着机构职能和资金支持。

据信,它主要是作为情报界的研究部门,并与一些科学和伪科学项目相关,例如Waratah,Marie Celeste,最著名的当属Niantic项目。

最近,华盛顿的一名公共关系专家被杀,Ken Owen,这个名字和该机构密切相关。该机构目前的代理负责人是Jay Phillips,他接替了袁妮(Yuen Ni)的职位。国情局与IQTech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而IQTech目前由Ezekiel Calvin领导,他本人曾是国情局工作人员。

-PAC

POSSIBLE INCIDENT AT SECURE NIA FACILITY 国情局安全设施可能发生事故

Possible Incident at Secure NIA Facility

故事正在发展:今天早些时候我收到些关于NIA安全设施发生了一个事故的传闻。

我得到的消息大部分说法要么是矛盾的要么还不清楚,有人说是一场火灾,有人说是爆炸,还有人说什么都没发生。

我能够确定的是,NIA紧急服务部门在华盛顿的某个安全设施里召开了全员会议。目前还不知道是否有人员伤亡。

细节还很模糊,我了解更多情报后会更新。

——PAC

THE ESCALATION 升级

The Escalation

Shaw Henson和Jay Phillips通信的最后部分……我会继续寻找Phillips和Calvin准备怎样碰头的情报……大概会转移阵地了……

TRANSCRIPT:

TO: Jay Phillips
FROM: Shaw Henson
RE: RE: RE: Let’s get together (更多…)

DAMAGE CONTROL 损害控制

Damage Control

Shaw Henson和Jay Phillips讨论了来自华盛顿的混乱状况(Ken Owen之死是那场风暴的中心)。

我不太确定……我猜这场风暴还没平息。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会小心身后的。

抄本:

TO: Jay Phillips

FROM: Shaw Henson

RE: Let’s get together

(更多…)

AI自学成才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earns to Learn Entirely on Its Own

A new version of AlphaGo needed no human instruction to figure out how to clobber the best Go player in the world — itself.

在AlphaGo横扫人类顶级棋手几个月后,人工智能棋手如今再次打破瓶颈,将以往的困难险阻化作大道坦途:最新版本的AlphaGo完全靠自学来实现前所未有的围棋策略。该项目的新一轮智能棋手被称为AlphaGo Zero,在不需要人为的输入任何有关围棋招法的情况下,仅仅三天的时间里,重新发明了人类棋手在数千年的下棋历史中所掌握的定式,以及从未被人类发现的更先进的围棋理念。通过将人工智能从对人类知识的依赖中解放出来,实现了突破智能机器自主思考限制的可能性。

(更多…)

HANK JOHNSON CONFIRMS CALVIN, PHILLIPS DEAD二人确认死亡

Hank Johnson Confirms Calvin, Phillips dead

最近几天我一直听到这些传言,但在还没得到确切消息前我不想把这些内容公布。看来Hank已经收到了确认。Ezekiel Calvin和Jay Phillips都在周五发生的事故中丧生。

我沉痛无比的接到了Zeke Calvin和Jay Phillips的死讯,10月27日周五他们在Niantic办公区设施的爆炸中身亡。爆炸的来源还不清楚——如果是一枚炸弹,不知道是谁运送或者设置在那的,如果是导弹袭击的话,也不知道来源在哪。真相会浮出水面。凶手会被找到。

我想借此机会说些关于Zeke的事。伤口还新鲜,我有更多消息想在他的追悼会上发布,一切都有待于正在进行的调查。

在Ken Owens被杀之后我和Zeke谈过几次,他知道自己生命有危险。我曾告诉过他低调些,但Zeke本性就是这样,他不会躲躲藏藏。甚至他告诉我要去参加决定性的会议,那是个足以让更恶劣的事件发生的好机会。他很可能被杀。他可能会被捕,或被设计陷害,或别的什么。他还是去了。因为他在公司首脑地位的角色——几天前被重新推上台的角色——要求必须如此。他的死完全是因为这个角色。

如你们所知,是Ezekiel Calvin把默默无闻的我引荐加入了一个叫13MAGNUS的研究小组,研究神秘的历史。Zeke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是Zeke让我加入了特别行动,他知道如果我要进行调查的话,需要技能和不在场证明。是Zeke在我“死于”阿富汗异常后参与进来,是Zeke真正提出构想最后发展出Niantic计划。我还能继续列举。而且,到时候我会的。

我只想说我会永远想念他,我会找出该为此事负责的人。

我说一件关于Jay Phillips的事。在袁妮(Yuen Ni)因为“Niantic之灾”后跳槽到了Hulong公司后,他勇于担任国家情报局领导的职位,这并不是份好做的差事。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PAC

A MOVING TARGET 移动目标

A Moving Target

通过我一个常规资讯社区(IC)来源……Hank Johnson和一个未知说话者的聊天监视……他们讨论了最近关于Lorazon的消息,以及更多……

记录来源:长距通信信息

注释:加密的手机通话。对象2无法识别。

对象1:JOHNSON,HANK

对象2:未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