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AGE CONTROL 损害控制

Damage Control

Shaw Henson和Jay Phillips讨论了来自华盛顿的混乱状况(Ken Owen之死是那场风暴的中心)。

我不太确定……我猜这场风暴还没平息。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会小心身后的。

抄本:

TO: Jay Phillips

FROM: Shaw Henson

RE: Let’s get together

(更多…)

AI自学成才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earns to Learn Entirely on Its Own

A new version of AlphaGo needed no human instruction to figure out how to clobber the best Go player in the world — itself.

在AlphaGo横扫人类顶级棋手几个月后,人工智能棋手如今再次打破瓶颈,将以往的困难险阻化作大道坦途:最新版本的AlphaGo完全靠自学来实现前所未有的围棋策略。该项目的新一轮智能棋手被称为AlphaGo Zero,在不需要人为的输入任何有关围棋招法的情况下,仅仅三天的时间里,重新发明了人类棋手在数千年的下棋历史中所掌握的定式,以及从未被人类发现的更先进的围棋理念。通过将人工智能从对人类知识的依赖中解放出来,实现了突破智能机器自主思考限制的可能性。

(更多…)

HANK JOHNSON CONFIRMS CALVIN, PHILLIPS DEAD二人确认死亡

Hank Johnson Confirms Calvin, Phillips dead

最近几天我一直听到这些传言,但在还没得到确切消息前我不想把这些内容公布。看来Hank已经收到了确认。Ezekiel Calvin和Jay Phillips都在周五发生的事故中丧生。

我沉痛无比的接到了Zeke Calvin和Jay Phillips的死讯,10月27日周五他们在Niantic办公区设施的爆炸中身亡。爆炸的来源还不清楚——如果是一枚炸弹,不知道是谁运送或者设置在那的,如果是导弹袭击的话,也不知道来源在哪。真相会浮出水面。凶手会被找到。

我想借此机会说些关于Zeke的事。伤口还新鲜,我有更多消息想在他的追悼会上发布,一切都有待于正在进行的调查。

在Ken Owens被杀之后我和Zeke谈过几次,他知道自己生命有危险。我曾告诉过他低调些,但Zeke本性就是这样,他不会躲躲藏藏。甚至他告诉我要去参加决定性的会议,那是个足以让更恶劣的事件发生的好机会。他很可能被杀。他可能会被捕,或被设计陷害,或别的什么。他还是去了。因为他在公司首脑地位的角色——几天前被重新推上台的角色——要求必须如此。他的死完全是因为这个角色。

如你们所知,是Ezekiel Calvin把默默无闻的我引荐加入了一个叫13MAGNUS的研究小组,研究神秘的历史。Zeke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是Zeke让我加入了特别行动,他知道如果我要进行调查的话,需要技能和不在场证明。是Zeke在我“死于”阿富汗异常后参与进来,是Zeke真正提出构想最后发展出Niantic计划。我还能继续列举。而且,到时候我会的。

我只想说我会永远想念他,我会找出该为此事负责的人。

我说一件关于Jay Phillips的事。在袁妮(Yuen Ni)因为“Niantic之灾”后跳槽到了Hulong公司后,他勇于担任国家情报局领导的职位,这并不是份好做的差事。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PAC

A MOVING TARGET 移动目标

A Moving Target

通过我一个常规资讯社区(IC)来源……Hank Johnson和一个未知说话者的聊天监视……他们讨论了最近关于Lorazon的消息,以及更多……

记录来源:长距通信信息

注释:加密的手机通话。对象2无法识别。

对象1:JOHNSON,HANK

对象2:未知 (更多…)

LORAZON JUMPS SHIP 跳槽

Lorazon Jumps Ship

一个联系人把这个转给我……来自服务于东亚的重要投资者的小型私人专线。你们看看有什么可以用到的……

如果这是真的,纵然,我怀疑Lorazon离开IQTech时两手空空……如果他正寻找可以软着陆的下家,他会需要一点甜头。 (更多…)

The Hunt 猎人 (FELICIA HAJRA-LEE短篇)

他的猎物一点机会也没有。今晚的订单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实现的。需要天时地利以及一些方法来微妙地提升他的艺术手法。

虽然来的是个典型的委托,不过他一眼就看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他也知道那个客户是谁,她早就清楚自己识破了这托词。这不是单纯的一次袭击,而是一门伪装成旧街头犯罪的艺术。 (更多…)

科学家首次实现量子加密的国际视频通话

Scientists Just Made The First Quantum-Encrypted International Video Call

9月29日,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与在维也纳的奥地利科学院院长Anton Zeilinger举行了视频通话。虽然他们相距7400公里,但他们的通信可以确保没有被未受邀请者窃听,因为他们的视频通话被量子加密了。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在量子通信领域取得了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使用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来发送量子纠缠的光子。

显然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努力让这次测试变得更加实用化,用一次历史性的视频会议,来让量子加密的数据在全球范围传播及解密。 (更多…)

MOTIVE, MEANS, OPPORTUNITY 动机,手段,时机

我第一次听说Ken Owen被谋杀是在加州伯班克的翡翠骑士店里参加RPE活动的时候,Hank在同一时间接到了Zeke Calvin的来电。只得到粗略的细节。在验尸报告还没出来前,不同的报道里提到Owen的尸体被2-5颗子弹射穿,就在Cassandra时期Roland Jarvis制服了Oliver Lynton-Wolfe的地方,肯尼迪中心。

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名刺客只可能是855。Niantic项目调查记录的围绕着这个职业杀手的几次袭击都已被载入历史。证据是间接的,但令人信服。他有手段、动机和机会。我们有泄露的暗杀订单,也有Hajra-Lee对Ken Owen生命最后时刻的记述,犯罪模式符合855的作风,其他人已经被排除了。虽然我认为还有讨论的余地,不过在有其他充分理由前我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当然,一个谜题被解开,就会有另一个出现。855是职业杀手,那么是谁,因为什么原因雇了他?

让我们先从“为什么”开始。最大的线索就是舞台。Owen可能曾被Hulong公司的袁妮勒索过。Lynto-Wolfe曾在Hulong工作过一段时间。这有联系么?

小Avril Lorazon有严密的不在场证明(至少他不是开枪的人),不过这不在场证明或许是出戏。他是IQTech的人。IQTech和国家情报局为了November Lima项目(也以NL1331,NL1331E,NL-Prime等说法知名)明争暗斗,所以他们的雇员会卷入交火中也不奇怪,但他们的公关顾问?或许也难逃一劫,但可能会有更多人涉入其中。

当我们谈到IQTech的时候还有另两个人值得一提。从Calvin开始吧,他一直没什么动静,表面上看来还处在轮回健忘症状态。但Calvin和Hank Johnson有种照应关系,Hank告诉他要小心身后。我很想知道其中的潜台词。

再就是Akira Tsukasa,也是IQTech人员。她最大的兴趣点就在November Lima项目上,跟Lorazon发生了些积极冲突。她是试图陷害他么?或者还有别的动机。

这就是我几乎所有的列表,我没把Visur公司的Ilya Pevtsov列出来是因为除了他的特工Claudia Glas在Owen被谋杀期间出现在华盛顿之外就没有别的相关证据了。

我也剔除了J.Phillips的嫌疑因为他看起来可以雇佣855之外的刺客去做这项工作。据大家所说,他时不时就要干些脏活。给我一些证据,我会再把他放进列表里。

还有,某些推测说Jarvis或Lynton-Wolfe这两个不在我们当前的空间维度的人,似乎都……可能希望Owen死。不过还是那句话,给我一些证据,我会改变我的想法。

-PAC

Old friend 老友 (Felicia Hajra-Lee短篇)

(接Southbound南行

Devra向外看时,她能看到眼前的地面上有个巨大的坑洞。至少半英里宽,深度可能更甚。一个人造火山口。看起来就像地球被陨石击中了。她的胃往下一沉。

在通往内部的泥土路旁边,有一些警告标志。

“禁区。仅授权战略探索公司人员出入。”

“此处开始3级污染协议。”

“偷盗禁止,处罚立即生效”

“警卫有权击毙非法入侵者。”

Devra脑中画面快速闪现。她可以感受到矿井周围空气中的质量和拉力。一种无形的,令人窒息的重量。另一个Hulong黑暗XM矿脉?他们在这找到了一个古老的能量点么?

远处忽见一片尘土飞扬。一辆SUV正沿着环形火山口边上的沙化路面向他们驶来。 (更多…)

KARL’S ASSOCIATE 卡尔的合伙人

Karl’s Associate

今天早些时候Edgar Allan Wright博士发了篇帖子,我看完感受到了共鸣,其他一些人明显也这么觉得……

一名来自社群的调查员给予我援手,建议我重新读一遍Felicia Hajra-Lee对一个叫Karl的人是如何描述的(记载于她的小说《The Niantic Project: Ingress》)——特别是在萨格勒布(Zagreb)的一家餐馆附近发生的事。

我的老同事Henry Bowles,某时候是这家伙的合伙人……而Bowles呢,据我所知,是极少那部分可以解决复杂技术问题的厉害之人,比如关闭大型监控网络几个小时……

想到什么了么?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