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ignorant

大多数美国千禧一代说不出任何一个枪杀过总统的凶手的名字,也说不出有谁曾发现过一颗行星;他们不知道苏格拉底最著名的学生是谁,也不知道杀死苏格拉底的是哪一种毒药;他们说不出是谁写下了《坎特伯雷故事集》《欲望号街车》或《1984》;他们说不出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建造的宫殿叫什么,也不知道托马斯·杰斐逊在弗吉尼亚州的庄园是哪座;他们不知道“鹿肉”“洞穴探险者”或“象征爱尔兰的三叶草”所对应的专属名词;他们说不出哪一位流行歌手录制了《伤心旅馆》,也说不出电影《飘》或《卡萨布兰卡》的男女主演;他们不知道是哪位画家画出了《格尔尼卡》《记忆的永恒》和《美国哥特式》;不知道死于阑尾破裂的逃脱术大师叫什么;他们答不出谁发明了电报、蒸汽船、收音机或留声机,谁提出地球绕着太阳转动,谁揭示了闪电也是一种电,又是谁提出了相对论;他们搞不清天空里最亮或第二亮的星、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南美最长的河流,哪个城市的机场叫希思罗,珠穆朗玛峰所属的山脉是哪一条;他们不了解哪一位女科学家发现了镭,哪一埃及女法老跟马克·安东尼结盟对抗罗马共和国;他们不能从照片里认出卡尔·马克思、维多利亚女王或者查尔斯·狄更斯,不知道制造出第一枚原子弹或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秘密项目叫什么;不知道以空中花园闻名的古代城市,不知道哪座城市毁于维苏威火山爆发;不知道罗马大火时哪一位皇帝却抱琴吟诗;埃德加·艾伦·坡的诗歌里,乌鸦说了哪一个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