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DACTED REPORT

主题:Central Omnilytics对IQTech研究员Ezekiel Calvin博士和国家情报局代理主管Jay Phillips的谋杀案调查。

本报告是为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Agency)现任局长Hank Johnson以及国情局行政分支机构XM威胁/机会评估(XM Threat/Opportunity assessment)副部长Shaw Henson编撰。
00000000000000000


范围和目的:本文档目的是阐明这些谋杀案的嫌疑人、环境和背景,因为它们与2012年的Niantic项目以及2017年12月的00000000010000000有关,我们发现这两个事件的关系也密不可分。鉴于00000000020000000的启示和2012年事件涉及的原理还有Niantic重要的技术资产被窃,本报告的紧迫性加剧了。

由于FBI和首都警察正在并行调查中, 在初步事实出来前我们无法定位到法医方面的结果:在00000000000000000,一枚炸弹在华盛顿特区附近一间国情局安全屋引爆,已知两名死者是Calvin和Phillips。此前还有0000000003……0000000
本报告关注的重点是他们被杀的原因还有与此案嫌疑人的复杂关系,尤其他们和00000000040000000的交互,名为00000000050000000的游戏还有我们从旧金山“异常”里知道的嫌疑人之间的相互联系。
鉴于此案涉及的重要人物直接追溯到代号为00000000060000000的事件,本报告将全面审视该事件,特别是Roland Jarvis和另一名目前确信是名为00000000070000000的女性在瑞士苏黎世火车总站被谋杀一案。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回顾了一些资料来源,包括以下内容:
Tycho的漫画小说《Ingress: Origins》
Niantic项目文件(卷1-4)
Felicia Hajra-Lee的小说《The Niantic Project: Ingress》
Thomas Greanias的小说《The Alignment: Ingress》
Andy Nominus(不知名的制片人,明显是个笔名)未发行的剧本
最近的调查活动存档处,包括investigate网站,nianticproject网站,ingress.report网站还有相关社交媒体渠道
例如精英Essex小组和其他各调查小组的沟通和活动
EXO5期间的人工情报
00000000080000000提供的额外资源

本报告重点人物

受害者:
Ezekiel Calvin博士:Calvin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拥有的身份包括科学家、政府官员、研究员、企业高管以及间谍。正如一篇悼词提到:他全身心投入在科研上,除此之外他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0000000900000。他带领智囊团在边缘学科上进行研究,诸如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他的项目往往命名为0000000000000000000001100000000000000000000
他招募了Misty Hannah,当他发现她 00000000012000000000 而且很可能在0000001300000死前和她有联系。
他就像是把所有Niantic研究员凝聚在一起的胶水。在他去世的时候他是IQTech的科研者和领导者,但他实际控制权被0000000001400000000

Jay Phillips:我们很少关注到Jay Phillips,据信他只是谋杀的次要目标。如果结论有变我们会更新。简单说,与本报告有关的一点是Phillips是国家情报局的负责人,该机构是00000000000150000000000的缩减。他曾是欧洲核子研究中心Niantic项目的安全主管,是在苏黎世杀了Roland Jarvis和Twyla Klippe的枪手之一。另一名枪手是国情局特工Hubert Farlowe。

相关:
Ken Owen:国家情报局的知名公关,于2017年9月遇刺。刺客是被称为855的特工,但是在0000001600000是谁上没有达成共识。这个人很可能和命令0000000000001700000000000的是同一个人。

我们的研究主要集中在:H. Johnson | D. Bogdanovich博士 | H. R. Loeb(又名P. A. Chapeau)| “Acolyte”(很可能就是T.Klippe) | M. Hannah | A. Tsukasa |  “检测算法”(ADA)


把这份机密报告的收件人之一描述为案件中一名嫌疑人有点尴尬,但Johnson先生同时牵涉到Niantic项目和EXO5异常。
然而他在顿悟之夜那晚并没出现,当时他和Avril Lorazon(早先在IQTech,后来去了Hulong)在旧金山的一场异常活动相遇。在Calvin和Phillips被杀害的时候他不在华盛顿,而且Ken Owen被杀的时候他正在加州的伯班克。
Niantic 项目开始的时候他0000000000000000000000018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8…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8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他被Ezekiel Calvin招揽加入Niantic项目,此人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9…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90000000000000000000000
他遇见了一个人,并和她有过一段短暂的罗曼史,0000000000000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20
他们在工作上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尽管双方在Ingress里支持的阵营不同。
Hank Johnson和所有重要人物都有工作往来,不过很少人知道他和000021000打过交道。
需要指出的是Calvin蹭给Johnson打过电话说起Owen被杀的事,两人都认为Calvin自身应该保持“低调”。
Hank Johnson,也是一名潜在目标,自从0000000000000000002200000000000000000以来一直在“秘密地点”。


Misty Hannah被一位可以信赖的朋友(很可能是0002300)邀请到旧金山EXO5帮忙调查Calvin/Phillips的谋杀案。
我们也相信,她是有意愿与Acolyte见面的。Misty Hannah和她在Niantic项目之前就对对方彼此了解了,很可能是在Misty的0000000240000000。这还没得到证实,不过有些间接证据。如果存在这种过往的话,似乎使她们产生了嫌隙。
很可能在00000025000000之后Misty让Calvin为发生的事情负责而 00000000000000026000000000000000
Misty和Devra可能在Waratah或更早之前就相识。尽管如此,还是不甚明朗。有可能Misty也认为Devra应该为Niantic发生的事负责–但是她却跑了,留下其他人来承担后果。
我们怀疑Misty去旧金山的目的是看Acolyte和Twyla Klippe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一些证据表明Klippe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曾用了神秘主义的手段欺骗了“whales”,当时Misty也在场。Klippe的行为可能使Misty被怀疑了,导致了一起暴力事件,这件事在Tycho的漫画《Ingress:Origins》有记载。
在翡翠骑士举办的远程参与事件(RPE)后,Misty向人们警告EXOGENOUS的存在。我们相信因为她害怕它们,想阻止它们进入我们的维度。Akira对Exogenous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她表示要研究它们,要促使它们通过00000000000270000000000进入Portal网络。还不知道她们俩人之间的分歧有多大。
Loeb和Misty对彼此很友好。业已说过,我们认为Misty一直怀疑Loeb知道关于00000000000028000000000000的一些他从未透露过的事情。


鉴于Devra和Loeb有过一次严峻的交流,我们相信她试图查明是否是Calvin或者ADA是下令苏黎世暗杀的主谋。Devra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目标,其他人的死亡是因为被误认为是她。
我们的研究表明Calvin和Phillips在Devra的Wroclaw(波兰城市)活动之后解除了她访问NIA文件的权限,从而有效地把她隔离在所有当前研究之外。据了解,当Calvin和Phillips被杀的时候,Devra000000000000029000000000000000.我们正在调查这个机制。
我们认为Devra没有完全了解苏黎世事件的状况。她称自己目睹了和Jarvis在一起的女性被枪杀的全过程。她没有向我们的情报调查员透露Acolyte和0000000000030000000000,然而,Devra断言Acolyte出现在旧金山是跟0003100有关。她觉得最初的00000000003200000000000可以作为13MAGNUS的轮回腔室。
分析证明Devra怀疑Loeb知道苏黎世事件内幕比他透露的更多。具体来说就是Loeb知道0000000000330000000000和第二个受害者的真实身份。他和一个000000003400000000的关系(在ADA的发展过程中)是Loeb参与以及意识到当时事件的核心。Loeb承认了是他提供给Calvin0000000000000000350000000000000000
人工情报揭示出Devra对M. Hannah有种复杂的感情。她觉得Misty拥有真正的心灵意念能力并能用这技能和外源实体交流。这导致她的怀疑和嫉妒:怀疑是因为Devra不信任外源之力,嫉妒则是因为Devra穷尽一生都在追逐0000360000而Misty毫不费力就做到了。
Bogdanovich意识到Misty对她的回答归因于0000000000000037000000000000


H.R.Loeb说自己在旧金山的原因是追查Calvin和Phillips谋杀案到了白热化阶段。很难知道这个理由是否坦诚。他在这里和Akira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推测他可能 000003800000。我们其他分析团队认为是因为他对她知之甚少的关系。
EXO5期间有个细节很大程度被忽视(现在也许无关紧要了)就是Loeb在魔法城堡给那刺客下了麻醉药。枪击事件是伪造的,刺客后来被转交给Phillips审讯。这一点很有趣,意味着Loeb、Misty和Phillips(NIA)之间的合作关系比以前已知的更密切。然而深入解读这些内容的话太危险了,Loeb可能只是处于对 000003900000关注而已。不过这个细节倒是可以留意一下。
Loeb承认在顿悟之夜Calvin曾给他打过电话,要求一个进入ADA核心的后门。Loeb服从了,可能是 0000000000000000400000000000000000.Calvin可能通过ADA下达了苏黎世的谋杀命令。有种假设是Loeb后来修改了ADA的后门,拒绝了Calvin和其他人进一步访问。现在还不知道这是否管用。ADA对于修改自己系统的行为是允许还是禁止都不可预测。也有可能不管有没有后门,ADA都能 0000000000000004100000000000000000.
如果是Calvin下的谋杀令,而ADA(有意或盲从)的执行了,潘多拉之盒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Calvin打算杀的人是Devra还是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4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那天晚上Calvin和Devra有没有联系?如果有,他们说了什么?
是Calvin陷害了ADA?Calvin的死是不是源于ADA的报复?
这就涉及到Loeb和ADA关系的本质问题。在Niantic项目时代它是什么?现在的它又是什么?Loeb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对ADA加以“控制”——直接 000000000000000043000000000000000或间接00000000000000440000000000000.
很可能Phillips,Calvin甚至Akira一直在向Loeb施压,让他再次帮忙访问ADA核心?这可能为Loeb在华盛顿进行谋杀提供动机。
从他的文章来看,Loeb似乎对Misty有所怀疑,觉得她了解的外源性事物比她透露的更多。这种怀疑有依据么?这对他们的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从Loeb和Devra的激烈交锋中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我们小组的普遍意见是注意它的表面价值。Devra可能观察到Loeb 00000000000000045000000000000000000在苏黎世谋杀事件中。有少数观点是通过苏黎世谋杀事件学到的东西,Loeb决定自己采取行动,导致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46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至于 0000470000,奇怪的是Loeb从未深入探索 0000000000000480000000000000000在顿悟之夜被杀。这不太可能,或许只是他在回避这个细节。任何选择都会造成他的动机被怀疑。


对于Akira应该记住的一点是,和本次调查其他原则不同,她在000000490000000 期间没有出现,在000000500000 事件中也没有直接参与(据我们所知)。从多种角度来看,她都是一名“局外人”。

她已经公开表明了接手000000000510000000000 的意愿。她在旧金山出现从表面上来看是为了要控制NL-1331。该车在Niantic项目中用于000000000000000052000000000000000000 ,是迄今为止November Lima库存中最受欢迎的研究对象。

Akira究竟想控制November Lima来做什么是个值得争论的话题。分析团队一些人认为,Akira要么杀了Calvin和Phillips,要么令他俩被杀(通过0000000005300000000 ),而且除了控制NL-1331外,她想把其他人逐出计划之外,也许是为了吸引Loeb加入到她的理念。

另外一些不同意这假设,认为她和Calvin的关系以及暴露于风险的因素使她不太可能成为嫌疑犯。问题在于冒险是否值得。分析还在进行。

就对Loeb的分析来说,我们团队的反对者认为,将Loeb转化成自己战线,然后利用其获取信息情报的可能性非常低。据说他无法解脱的0000000054000000000 0000055000000 的心理表现出不确定性。

我们知道的是在所有重要嫌疑人中Akira在本案中有最大动机,如果我们假设在Calvin和Phillips站在她和000000000000560000000000000 之间的话。

Akira和Misty在对待Exogenous上有相反的看法。Akira想研究它们,迎接它们,希望它们000000000000000005700000000000000000 ,而Misty视它们为0000000000000005800000000000000000

我们最合理的分析是Akira在怀疑Devra为什么会出现在旧金山。Akira知道Devra有理由希望Calvin和Phillips被杀,因为她被他们拒之000000000059000000000 之外。如果Akira是无辜的,她可能在观察Devra未来是不是该处理的潜在麻烦。

关于Acolyte,0000000000006000000000000000 及他们两人究竟和NL-1331怎样联系到一起的,Akira可能有也可能没有进一步的情报。我们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这一点需要密切监视。

Akira花了大量时间在Loeb和EXO5异常上面。还不清楚他们是否0000000061000000000 或者试图利用彼此获取信息。Akira的优势在她知道Loeb至少一次(顿悟之夜时)通过ADA后门访问核心程序,虽说这已众所周知,但Akira的情报来源是未知的。我们不知道的是存不存在Loeb拥有权限的其他后门,并且加入Akira想通过它访问000000006200000000


检测算法是重要嫌疑人中最难接近的一个。我们团队的工作就是个无尽的循环往复,试图完成对ADA的分析。对每个提出的论点都可以提出反论证去否定,最终得到如下这个不得不接受的结果:

几千年的文化、艺术、个人学习和心理及学术观察是分析他人意图和行为的基础。但假设一个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6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因此,以下分析从最小程度侧重于简单积极/消极的关系系统来进行,并应谨慎利用。总之,医生开的盐量正好是健康所需。

ADA和Loeb的关系最为复杂,也最不明确。她很少(如果有的话)以一种可能是0000006400000000的方式行事。她有时表现得像个学生,有时像个保护者,又像神秘的告密者或亲密的知己。

可以假设在她发展的早期阶段Loeb是能对她进行一些控制的——利用000000000000000000006500000000000000000000或者更多的间接手段。这种直接手段何时失效或者是否真的失效了尚不清楚。

Devra于顿悟之夜时逃亡、几乎被害又幸存下来,ADA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也很复杂。包括Felicia Hajra-Lee的小说《Niantic Project:Ingress》和Tycho的漫画《Ingress:Origins》都记录了ADA是如何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66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不过ADA涉及Devra幸存命运到什么地步(和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67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还在讨论中。

ADA在顿悟之夜所扮演的角色也值得一提。到底是Lynton-Wolfe应该独自为那晚的事件负责呢,还是他的“事故”00000000000000068000000000000.

ADA和Hank Johnson的关系同时表现出赞同和反对两种性质。尤其作为一名对手,她对Johnson0000069000000的影响不容忽视。

最近由于Loeb在魔法城堡暗杀行动中扮演角色的细节,需要重新计算那晚的000007000000。除此外,ADA和Misty的关系不能简单归于敌对或者统一战线。

尽管关于ADA对Acolyte的态度或行动很少,反之Acolyte却有不少对ADA的看法。Acolyte作为Roland Jarvis的后继人,接管的SETAI(人工智能伦理处理协会)已公开声明让ADA尽快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7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Akira Tsukasa和ADA很少有直接互动。然而Akira是个众所周知的个人科技至上者,一些分析师认为,Akira觉得ADA在不久的将来不仅是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7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虽然有些证据显示有一项技术援助被用于协助谋杀Ken Owen(扰乱肯尼迪中心周围的监控),但不清楚ADA是不是那个破坏者。还有其他候选对象,比如00000000000000000000730000000000000000000000,都是有可能的。

除了之前提出的“后门通路”理论外,还不知道ADA有什么动机让Calvin和Phillips消失。

事实上,很难假定ADA觉得一个人是死是活对她的意义。一个能轻易获取几乎所有信息,几乎无处不在,并以光速复制自身的角色,根本无法想象哪个人的存在会影响她们完成目标或是成为阻碍。


 

Acolyte和Roland Jarvis的关系已有记载而且众所周知。表面上看起来她参加旧金山EXO5异常是为了团结Enl阵营,不过由于她身份的另一种说法,可能存在别的原因。

一些证据支持这种说法,即在苏黎世遇害的那名女性其实是个被称为“Twyla Klippe”的人。Klippe和“Katalena”联系上了,后者是在ADA发展的早期阶段多次起到助力作用,作为专业000000000000007400000000000。这两名女性可能是由于巧合或者其他原因,在两名研究员0000000000750000000000访问时遇到了Jarvis和Lynton-Wolfe。

另一种理论认为,在苏黎世谋杀案发生后,Katalena向当局打了电话通报这件事。Katalena是否知道0000000000760000000000我们还不清楚。枪击之后,Klippe被一种巨大的XM爆炸(这个XM事件被记录下来,已知也影响到了00000077000000)。XM爆炸大概源于Jarvis自身(很可能和顿悟之夜事件相关),在Niantic项目起源时属Jarvis拥有的00000000000000780000000000000一个物件。

在任何情况下这些相互替代的理论都共同指出Jarvis和那名被杀的女性是被NL-1331这辆车转运走的。两名死者和车之间持续的XM作用是怎样的有着激烈的推测,但有些人认为这可能造成了那名女死者产生一种类似0000000079000000000的停滞状态。

我们分析师的争执点在那场让Klippe成为Enl领导者的旅程,以及理论本身的真实性。之前关于Acolyte过去的假设是将她形容成00000000000000000080000000000000000。可能其一也可能二者都是真的。

如果Klippe的理论站得住脚,那么Calvin和Phillips致死的动机就出现了,可能是为了苏黎世事件报仇或是为了增强对NL-1331的访问。是通过Akira Tsukasa进入NL-1331还是Acolyte打算0000000081000000000尚不得知。

被称作Twyla Klippe的这个人和Misty Hannah在过去似乎有过交集。她们同一时期在Las Vegas活动,Klippe可能曾经试图在那欺骗权贵,把Misty牵涉进了骗局。也有可能在那个时期她在赌场从事装置艺术工作的时候遇到了Roland Jarvis。

Acolyte和魔法城堡的暗杀有没有关系还不清楚,不过如果Klippe理论成立,那很可能此举是为了除去Misty并防止00000000000000082000000000000000。刺客没有被杀而是被带走审问了,我们无法得知审讯的结果,关于这个的录音和记录可能不存在。这名可疑的刺客或许拥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根据本报告记录的资料,整体探讨了每个重要嫌疑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可能动机,我们目前得出的结论如下:

最可能导演了Ken Owen, Ezekiel Calvin和Jay Phillips之死的人是00000830000000,安排了这些杀人事件以便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84…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84…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84000000

基于可访问的参考信息,Central认为所有的可能性都已被仔细检查并包含在这份分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