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ignorant

大多数美国千禧一代说不出任何一个枪杀过总统的凶手的名字,也说不出有谁曾发现过一颗行星;他们不知道苏格拉底最著名的学生是谁,也不知道杀死苏格拉底的是哪一种毒药;他们说不出是谁写下了《坎特伯雷故事集》《欲望号街车》或《1984》;他们说不出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建造的宫殿叫什么,也不知道托马斯·杰斐逊在弗吉尼亚州的庄园是哪座;他们不知道“鹿肉”“洞穴探险者”或“象征爱尔兰的三叶草”所对应的专属名词;他们说不出哪一位流行歌手录制了《伤心旅馆》,也说不出电影《飘》或《卡萨布兰卡》的男女主演;他们不知道是哪位画家画出了《格尔尼卡》《记忆的永恒》和《美国哥特式》;不知道死于阑尾破裂的逃脱术大师叫什么;他们答不出谁发明了电报、蒸汽船、收音机或留声机,谁提出地球绕着太阳转动,谁揭示了闪电也是一种电,又是谁提出了相对论;他们搞不清天空里最亮或第二亮的星、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南美最长的河流,哪个城市的机场叫希思罗,珠穆朗玛峰所属的山脉是哪一条;他们不了解哪一位女科学家发现了镭,哪一埃及女法老跟马克·安东尼结盟对抗罗马共和国;他们不能从照片里认出卡尔·马克思、维多利亚女王或者查尔斯·狄更斯,不知道制造出第一枚原子弹或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秘密项目叫什么;不知道以空中花园闻名的古代城市,不知道哪座城市毁于维苏威火山爆发;不知道罗马大火时哪一位皇帝却抱琴吟诗;埃德加·艾伦·坡的诗歌里,乌鸦说了哪一个词。

Rusty Lake

游戏发布顺序

Cube Escape: Seasons

Cube Escape: The Lake

Cube Escape: Arles

Cube Escape: Harvey’s Box

Cube Escape: Case 23

Cube Escape: The Mill

Rusty Lake Hotel

Cube Escape: Birthday

Cube Escape: Theatre

Rusty Lake: Roots

Cube Escape: The Cave

Rusty Lake Paradise

Cube Escape: Paradox

“锈湖(Rusty Lake)”是一个地点,最初这片土地上有两兄弟是著名的炼金术师(1895年),他们喝下了自认为是炼成的长生不老药后,哥哥威廉(William)死了,心脏结出树种,自己变成堕落的灵魂。弟弟奥尔德斯(Aldous)变成了乌鸦,他向哥哥许诺一定会帮他复活。乌鸦先生把树种寄给了侄子詹姆斯(James),让他继承自己留下的豪宅并种下树种。

侄子一家人的故事始于1860年,James与本地姑娘玛丽(Marry)结婚后生下三个孩子,大女儿Emma,大儿子Samuel,小儿子Albert,他根据宅中炼金术士叔叔留下的笔记,用炼金术的知识喂养三个孩子。之后James开始炼制禁忌的长生不老药,他先给狗喝了,再自己喝下,结果狗获得了永生,James却死了。父亲死后三个孩子关系不再和谐,脸上有胎记的小儿子Albert被哥哥姐姐排挤取笑,为他日后的报复埋下根源。

三人长大后,Samuel靠着木工手艺养家糊口,他遇到了旅行来此地的占卜师Ida并结为夫妇,生下一子名为莱纳德(Leonard);大女儿Emma生下一子名为Frank(父亲未知,一种说法因为她是被James以雨水喂养长大,所以她的孩子为自然之子);Albert则心灵愈发扭曲,佩戴不同面具来掩盖自己的胆怯和自卑。终于某一天Albert用玩具熊做诱饵把Frank扔进了井里,Emma以为儿子只是走丢了,她自责地留下遗书后上吊自杀。

1970年的家族聚会上,Albert利用恶魔之音咒杀了母亲Marry,拔了她的牙齿,之后于暗处咒杀了哥哥Samuel和嫂子Ida,摘了他们的眼珠。由于一直暗恋嫂子,Albert提取出Ida的卵子与自己精子结合制造出了女儿Rose。

还是孩童状态下的Rose机缘巧合通过通灵知道了乌鸦的哥哥William准备复活的计划,复活需要献上祭品,Rose表示愿意帮忙。长大后的Leonard不堪忍受家中诡异的现象跑去参军,因为腿部负伤被送回,经过一番救治被Rose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同时Rose又救出了井里的Frank(这些年一直有恶魔叔叔给送食物所以活着)。

Rose救下哥哥们的命只是为了完成复活William的献祭大业。准备妥当后,Rose挖开亲人们的墓穴,用尸骨拼出了完整的形状。

1935年,Rose开启了地下室,开始完成复活计划的最后一步。当年James种下的树种此时已长成参天大树,树根缠绕住所有后代(Rose、Leonard、Frank),吸收着祭品(James的舌头、Marry的牙齿、Emma的泪水、Samuel和Ida的眼睛、Albert的大脑、Leonard的脚、Frank的毛发、Rose的血)。所有的一切并没有使William复活,而是孕育出一个小女孩,这个女孩正是23号案件的被害者(Case 23)。

故事再说到另一条线,1971年秋,侦探戴尔(Dale)着手调查一名女人被谋杀的案子(23号案件)。查看现场女人尸体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但是有诸多疑点。死者家中有一个没被开启过的保险箱,还有很多收集的关于锈湖心理康复机构的资料。保险箱里没有现金,装的是锈湖的风景照。Dale回到警局后发生了奇怪的事件,他刮下的胡子变成了乌鸦,隔壁的同事被吊死,死者突然在电视中出现,手从电视中伸出来,举着一颗鸟蛋。电视里发出的光让Dale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时他已置身湖中的一个小屋。经过多番解谜,Dale逃进了电梯,逃离了神秘生物。

其实Dale在小的时候就已被各种奇异现象包围。9岁那年(1939年),全家一起给他过生日,门外突然闯进一名兔脸男开始用机枪扫射,家人都中枪倒地,兔子杀手开完枪就消失了。Dale还没理解眼前发生了什么,打开了礼物盒,发现是一个机器。启动了机器竟然让时间倒回了事情发生前,爷爷似乎知道后来要发生的事情,让Dale做好准备迎接杀手。因为事件发生的太快,杀手又化成了树叶,Dale后来便将记忆封存起来。

说回长生不老药,其实这个炼金配方是猫头鹰(Owl)先生给乌鸦的。通过长生不老药这个诱饵,吸引了许多社会名流(都是动物脸人形态)投资,在锈湖中心修建了一个聚集地。1893年的某天,5人(鹿、兔子、鸽子、野鸡、猪)收到猫头鹰的邀请来到锈湖旅馆赴宴。夜幕降临后,猫头鹰派出服务员哈维(Harvey,鹦鹉形态,Hotel这部作品中为男性其余作品出现时为女性)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第一夜,Harvey来到鹿先生房间,鹿先生是生物学家,以研究毒属性生物闻名。趁着调酒的机会,Harvey把鹿先生培育的毒种加进了血腥玛丽让其喝下。鹿先生死亡,第二天他的肉被青蛙大厨烹饪后端上餐桌给其余客人享用。

第二夜,Harvey到了兔子(和Cube Escape: Birthday里的兔子杀手不是一个)的房间,兔子先生是顶级的魔术师,看见人来就抓着当观众,让他看自己新练的逃生魔术。Harvey将计就计把兔子刺死在逃生道具箱中。天亮后兔肉出现在了餐桌上,众人分而食之。

第三夜,服务生Harvey借客房服务名义来到鸽子女士的房间。鸽子女士是著名的脑学家,她拥有的记忆提取装置是猫头鹰整个计划的关键。Harvey放出在记忆装置里被虐待的小鸟,小鸟为了报仇拉下电闸把浴缸里的鸽子电死了。

第四夜,野鸡小姐把Harvey叫到房中。她是一名怀才不遇的歌剧演员,已经察觉到旅馆里发生的事情,她请求服务生下手前给自己留下几张好看的照片。但是怎么拍都会出现诡异的场景,最后野鸡小姐举枪自杀。

第五夜只剩下政客野猪先生,Harvey在食物里加了点料,趁野猪上厕所的时候设置了机关,斧子掉下直接砸死野猪先生。

至此所有旅客都死了,Harvey回到旅馆的主人猫头鹰身边。杀了这些人的目的是为了提取他们的记忆来给锈湖提供能量,而锈湖是给这些长生者提供能量的源泉。

但是计划不如他们所料,被杀的人们心中充满怨恨,提取出的黑色记忆结晶也不稳定,终于在第二年的冬天,旅客们的黑色灵魂从牢笼中逃出,开始了各自的报复之旅(比如出现在Dale故事线中的鹿的黑影)。

经过这次事件,猫头鹰决定寻找另一个合适的目标给锈湖提供记忆。

于是,1971年,乌鸦的后代Rose的女儿(也就是William的转世者)Laura在家中遇害。

(后续内容还没玩到,待补充)

Don’t touch the fish

这周的工作多得要报警。

陷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盯着天花板同款的两个灯带思考为什么转角处一个是圆角一个是直角。

昨天因为听到工作安排顿感人生无趣而去摸鱼解码一天,今天尝到了恶果——又来了两个需求。

 

宁可来blog吐槽也不想干活,大概是没救了。炒了我吧,fire me!

Gift–Czeslaw Milosz

illustrator Alex Nguyen

Gift
Czeslaw Milosz

A day so happy. 多么幸福的一天。

Fog lifted early. I worked in the garden. 雾气早早散去,我在花园劳作。

Hummingbirds were stopping over the honeysuckle flowers. 蜂鸟流连于金银花上。

There was no thing on earth I wanted to possess. 世上已经没有我想拥有的东西。

I knew no one worth my envying him. 亦无值得我羡慕之人。

Whatever evil I had suffered, I forgot. 不管曾经遭受过什么不幸,都已忘却。

To think that once I was the same man did not embarrass me. 过去和现在的自己无差,我并不觉得尴尬。

In my body I felt no pain. 身体的疼痛烟消云散。

When straightening up, I saw blue sea and sails. 我直起身来,看见了蓝色的大海和风帆。

网易云音乐日推了一首纯音,评论里提到了这首诗。

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

看到机核网有人写这个游戏的分析文章了,勾起了玩时回忆。

曾经作为PSN会免赠送,一款纯探索游戏,通过拼凑线索得出整个故事讲述的内容。

特别讽刺的标题:《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万众狂欢)》(关于标题的中文翻译也存在讨论,其实英文Rapture更直接的意思是“被提”:基督教末世论中的一种概念,认为当耶稣再临之前(或同时),已死的信徒将会被复活高升,活着的信徒也将会一起被送到天上与基督相会,并且身体将升华为不朽的身体。但是总不能译成“全民升天”吧。)

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的小镇。

空无一人、杂草丛生、透过阳光看到屋内漂浮的灰尘。

只剩下各处散落的收音机、电话、以及……光的残影。

可以看做一部超长的多线叙事小说。

玩到大概推测出镇上的人都去哪了的时候,开始倍感压抑。

作为观众,对发生的一切都无力挽回,只能尽可能多的还原当时的故事,体会那些人们的最后时光。

 

不过……如果能作为量子形态存在的话,未必算是死亡。

一首歌就能影响一天的心情

雨天,配上日推的一首纯音,涌现出无法形容的心情。

明知到最后只会一个人走下去,孤独的路还是要走的啊。

Fallen From The Sky——Julian Kruse

 

——————————————

穿着一件印着猫的衬衫,袖子上飘的都是cc的毛。

The Guides

The Preface

Have you ever owned a fragile, old book that creaked and cracked and as you opened it that one final time, the binding completely gave out? Every page chaotically scattered loose to the ground. The sound of the pages sliding as they scraped upon dust atop the floor. You corralled all the leaves and stacked them ever so carefully on a flush tabletop. But despite your best efforts to return them to order, the pages shuffled.

However scattered, no words were lost; the story still remains. The beginning, the middle and the end; the characters; the places they journeyed; the love found and the love lost – all still there.

序言

你是否曾经拥有一本易碎的旧书,装订完全失效,当你最后一次打开它的时候嘎吱作响,所有的书页杂乱散落在地。飘落的书页在地板上滑动,发出与灰尘摩擦的声音。你把书页圈在怀里,小心翼翼铺平在桌上。尽管你努力地想恢复它们的顺序,页面还是被打乱了。

但不管如何散乱,字词不会丢失,故事依旧。开始,发展,结束;每个字;他们旅经之所;寻找爱和失去爱——所有的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