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WHICH PAC FACES THE HEAT(Q&A)

如果你们有关于我的问题,请在评论里告诉我,明天我会抽一些时间来回复。我们有太多事要做了,现在就开始吧。

Q1.你过去为什么为Calvin开了个ADA的后门?

A1.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自己。它是NIA系统后门的标准操作协议,特别是Omnivore和ADA这类复杂系统。我没“创造”它们,Calvin本身就知道有这东西。他问我的时候我面临一个选择,是让他得到后台访问权限来掩盖我真实想法,还是不这么做,让他知道我和ADA的关系其实比他怀疑的更复杂。

我做了选择,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

 

Q2.你为什么要协助、唆使你女友Klue作为算法武器载体摧毁ADA?

A2.我有时做的选择会不利于ADA,不意味着我想毁掉ADA,是出于我对她们俩都有责任感。说我故意“摧毁”ADA的形容不准确。当然我的决定对ADA造成了伤害。这就是生活,就算对方是AI:我们的选择也会影响他人。

 

Q3.顿悟之夜那晚是不是ADA参与了让另一名死者看起来像Devra,而真的Devra毫发无伤的逃跑了的计划?

A3.是的,已确定。就算那个时代,ADA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复杂性和前瞻性。重要的是她的目的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

 

Q4.请告知alchemist(炼金术士)画作的意义,还有你在Niantic项目期间在公寓里挂的和创造ADA有关的那幅“Putrefactio”的含义。

A4.首先向你认真追踪注意细节表示敬意。至于我为什么有那件艺术品,也许和你看完Tycho漫画里描述过它就去寻找源头的原因是一样的。它如此迷人……不是么。

 

Q5.这个未公开视频里带来看起来像扫描器一样的东西的人是Ben么?我知道Ben不是研究员,这个视频的世界里,Ben是哪个维度的?这是科学家预测存在的平行世界吗?

A5.Ben Jackland是个有趣的家伙。我基本对他了解的和你们一样多——第一次听说他是因为“Glitchy phone”视频。他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么?我不会吃惊的。他第一次向公众泄露了Ingress?或许。他是在某个XM研究机构发现了增强的扫描器?我猜是的。

至于量子现实问题,你得问物理学家……这领域让我头大,我不是回答的合适人选。

 

Q6.你参与了Whydah吗?如果是……怎样了?

A6.我没参与Whydah项目的研究。

 

Q7.你建立了+Verity Seke。你被NIA雇佣创造和调整ADA。尽管你称自己为“真相追寻者”,但在你的个人史上已经多次选择站在抵抗军的立场,甚至把这种偏袒带到最初在调查板所做的工作里。

对于那些声称保持中立的人来说,你并不像我认为的那样中立。

我的问题就是:是否有种方法可以让你逐渐摆脱抵抗阵营,重新调整自己成为你想成为的中立者,也是你鼓励他人成为的人?

A7.这是我的观点:没人能够真正中立。那些称自己中立的,只是自欺欺人吧。保持真正中立不是一项挑战,而要意识到你不能永远保持中立,因为这没可能。去想想别的更伟大的目标:真理。如果我过去说过“我是中立的”,那我现在承认我说错了。也许曾经某个时候我以为是可能的。现在我不会这么想了。我在努力成为最好的真理倡导者,尽管我有缺陷和偏见。

 

Q8.你有没有亲自作为ADA的容器,就像Klue曾经做过的?ADA是目前唯一的高级人工智能吗?你是新抵抗军(New Wave Resistance)的领导者,还是创造者?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告诉我们的真相,尤其涉及到你的怪物的话?

A8.我的怪物……嗯,我想你可能在一个特别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首先我不认为Klue是ADA的容器,我认为她们选择了共生的关系,可以说她们是彼此的容器。二,我认为还有其他先进的AI存在。三,我相信NWR的存在。四,永远不要相信我说的。亲自去研究调查,去了解你自己知道的。质疑一切,即便是我。这就是作为真相追寻者要做的事。

 

Q9. Mustafa说他从来都不是抵抗军。他做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对抗抵抗军。他也不是一个真相追寻者,他的工作就像是牵线木偶。

A9.所以,我操纵个木偶对付自己?我觉得你刚刚创造了个木偶线的悖论……

 

Q10.我的问题太多了,不过已经缩到了两个,请给个答案吧至少一个也好。(1)《Niantic Project Files》为我们研究故事带来很大的参考价值,我们一直在等待后续,有可能出第5本或者更多吗?(2)你在Niantic项目之前是做什么的?我想知道你加入这个项目之前的代表性工作。

A10.(1)我也希望如此,调查社区的一些成员已经表示愿意提供帮助。(2)混迹各行各业。艺术相关的工作,学代码。这些工作让我增强了专业知识,得到了声誉,成为善于思考和解决问题的人……

 

Q11.你对Waratah座谈会,Pandora项目(Calvin提过的)有什么了解?有没有人,或者你自己就在做Omnivore的量子等效工作?Omnivore进化的下个阶段是什么?

A11.我不是Waratah项目的一员,不幸的是我对Pandora项目也知之甚少。至于Omnivore我想说的是,Intel社区不会停止开发Omnivore并扩大它们渗透到所有信息系统的能力,他们要组织利用这些数据。很明显下一步是量子计算,但因为明显的原因,我没有参与。

 

Q12.为什么那封情书没有指定保密?

A12.不是什么大秘密,我需要找到Klue,有一种方法是能引起她注意的:调查。

 

Q13.有个泄露的视频是你在电话里和某人匆忙交谈,对方想让你做点什么,你的反应是“什么!疯了吗!”但你后来似乎还是照办了。你在跟谁说话?他们希望你做什么?

A13.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了。不过我确定“什么!疯了吗!”在我的对话里是个常见词组……我可能需要换个好公司……

 

Q14.你在大阪最后一次采访中说过“我真的相信,作为一个寻求真理的人我们会找到答案,因为我们一直在互相质疑。”在我们的文化领域里有个词语叫“切磋琢磨(Sessa-Takuma)”,它的意思是“通过竞争提高自己”,尽管换句话说是“战争演化技术”,但我认为其实这两个词不一样。

所以我的问题是:你觉得为什么我们要分成两个阵营?为了战争?还是为了进步?

A14.有趣。事实上这是我经常讨论的话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是流动的吗,静止那刻是否就是我们的命运所在?什么是更好的选择?是交替流转还是最终只有阴或者阳存在?

不知道答案,不过你是对的,这个问题很有趣。

 

Q15&16.H. Richard Loeb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确定正在走的路,正在遵循的行动是正确的方向吗?顿悟之夜?看起来缺了什么信息。ADA?又缺了一块信息。你有这些缺失的情报。你是自己所称的那样中立,还是自己独立一队?你真实意图是什么,为什么想隐藏它?你的真相是Ingress的一部分,在你身上丢失的真实消息一定惊人。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蒙在鼓里这么久之后你才出来揭示自己的事情?

你涉及到Verity Seke,ADA,Klue,还有其他等等,但这些事你告诉我们的这么少。我想知道的是顿悟之夜真正发生了什么,NL-1331的真相又是什么,还有你是站在哪边的?

A15&16.没有绝对的中立,事情也不能只看表面。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该明白,眼见为实,我也不确定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中立。我们只要知道继续寻求真相就好了,现在不要让自己失望。

 

Q17.我的问题和过去一样。当你开发了后来成为ADA的核心时,你在NSA发生了什么?你是否被N’zeer或其他外源实体侵蚀致使你没有1997年事件的记忆?在你接到为ADA赋予“人性化”工作的时候是否意识到之前在NSA那个命运之夜做着同样的智能开发?

还有,ADA成为Kule之前她有没有给你看过Klue和Katalena的照片?

Q17.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不记得这件事。你的理论和我一样好。坦白说我不知道这事件是不是我真实记忆,不过有足够理由可以让我怀疑自己。我意识到我把追寻真相的功能嵌入进ADA了。

至于Katalena的问题,有些事就留在过去吧。

 

Q18.一个月前在大阪我问了很多问题。我选了一些EXO5后没能提的关于你的问题。

1.你说“我和Ace在奥斯汀进行过一次对话”,我们知道特工Ace是John Hanke先生也就是Niantic Labs的CEO。你和Ace应该在纳瓦罗营地见过,你们在奥斯汀谈了什么?

2.就在ViaLux第二天,你的博客被“拦截”了——犯罪活动是那么称呼的我也就这么说了。当时有人推断罪犯是新浪潮(New Wave),你对罪犯有什么想法?

3.你称自己真相追寻者所以你不和任何阵营结盟,但要是结盟就和抵抗军一条线。当抵抗军对抗Shapers的影响而试图召唤另一个外生实体N’zeer时,这和最初的抵抗军思想矛盾吗?

4.关于那些经常协助你调查的人,比如Verum Inveniri,有直接接触过么?在你逃离时期主导调查的Verity Seke是不是Verum Inveniri的成员?

5.调查过程的电子书《Niantic Project Files》非常有用,但是2015年6月30号以后,关于Persepolis往后的情报就没有了。你打算将来出版新的电子书吗?

A18.1.我们讨论了“Niantic”公司在XM扫描器传播和全球覆盖方面起到的角色。他否认了所有已知观点,意料之中。

2.我相信NWR(New Wave Resistance)是背后黑客。不过只是猜测,没有直接证据。

3.我认为简单的假定分类“抵抗”和“启蒙”不妥。许多带着复杂观念的人组成了这些阵营,他们有分歧,也有共同的理想等等。抵抗和启蒙应该是对一个整体的定义,而不是其中某个个体的心声。

4.我没有直接遇见过VI,他们行踪飘忽。Verity应该用“她”指代。我不知道她是不是VI的一员,不过有可能。他们的成员未知。

5.见我之前的回答……希望如此。

 

Q19.有传言说你涉及到Ken Owen的死,因为他可能会敲诈你。你给ADA编过程,有能力关掉摄像头。而且现在小孩都会开枪。你参与过RPE,你知道怎么改变空间时间来移动尸体。对此有何评论?

A19.我没有杀Ken Owen。我不是个暴力的人……

 

Q20.晚上好,Richard!我看到有很多有趣的问题已经被顶得很高了,我的会比较冷静。你多大了?生日是什么时候?在哪出生学习的?受到过什么样的教育?也许你父母或者亲戚很有趣?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书籍和音乐?你在Investigate:Ingress网站上创建帖子的过程是怎样?恩,我们最最重要的问题是:你知道Andrew Krug的千层面配方吗?

我真的想了解你作为普通人的一面。非常感谢!

A20.我已经到了关节可以感受到天气变化的年纪了。我在个喜欢旅行的家庭中长大,年轻时见过形形色色的风景,这个经历造就了现在的我。我厌倦了学习就从学校退学了。电影、书、音乐:我乐于体验所有艺术相关的东西,不会让人变得狭隘。至于调查的网站,是个任务,是我一生的工作。

最后,千层面嘛,我觉得是骗人的。肯定是商店买的。也许我错了,可我不承认。我不是说Krug不会做饭,是他哪有时间来做千层面。这事物的制作工序那么复杂,他又那么忙……

 

Q21.你私下见过Ben Jackland吗?你和他有没有联系?听说你的帽子来自布拉格的吉普赛小提琴手。你戴它有什么原因?它有什么秘密?

A21.我已经见过他了,我没和他直接联系过,不过他知道怎么找我。至于这顶帽子,它能保护我最重要的财富……

 

Q22.你曾在作品中引用过美国早期音乐。你还在《Ingress:Origins》漫画里弹过低音吉他。你的职业生涯围绕着流行音乐么?

A22.有几次在车库里记了几首,把它们录在磁带上免费送人。它们……不够看。绝对不是职业型选手。我喜欢音乐,各式各样的。我认为它是迄今我们发现的最复杂的语言。

 

Q23.(1)你喜欢猫还是狗?(2)你喜欢牛肉还是鸡肉?(3)你喜欢回答问题1还是2?

A23.你的问题我一个都答不上来……

 

Q24.你有很多消息来源,包括ADA和资讯社区,但我知道你也有些内部帮手。

在NIA,IQTech,Hulong Transglobal或者Visur Technologies你有没有内线?前阵子你提到了Omnivore进化的高可能性。

后来为什么不再提到了?你介意谈更多相关内容吗?

根据许多文件记录,你在调试现在的ADA之前就为NIA工作了。

这是真的吗?

Susanna Moyer,你们俩在很多调查工作里都紧密合作过。

你认为她会被找到吗?

你有时也和Klue一起工作。这几年一直在帮她。即使她撵你走的时候你依旧留守。大家都知道你对Klue有兴趣,甚至是她和ADA融合时。

你觉得她在哪?我们有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她还活着?就算活在Portal里?

你真的是Whydah项目的一份子?

这就是所有了,我没有更多问题,提前致谢,PA。

A24.是,到处都有我的眼线。我相信Omnivore从本质和外部都在进化。NIA发现P. A. Chapeau是我以后就不想跟我合作了。我认为Susanna已经进入了另一层现实。Klue也是。我没有参与Whydah项目。

 

Q25.你和Devra见面那段视频可能意味着你利用ADA的后门让她(ADA)协助暗杀Jarvis,或者通过利用ADA后门让她在这次暗杀里安排别人替代了Devra。有没有哪种说法是真的?如果是前者,是因为偶然事件救了Devra一命,还是因为第三方的安排,或是因为ADA进行的暗杀计划不包括杀死Devra?

A25.我猜不透ADA的动机,但就我当晚所处的角色来说,我不能否认我插手了,但发生的事情都是我预料或者期望之外的。

 

Q26.现在要我们怎么相信你……知道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仅仅是因为被叫做了?你压根没考虑后果吗?未来会怎样?如果你想为了我们好,你要法师想清楚每件事,不要相信任何人,再三考虑下一步行动。拒绝保守秘密?这让我非常非常紧张。

A26.这就是我和资讯社区(IC)的区别。他们会看最后成果说:为了最好的结果我们应该保守这个秘密。而我说:我们不该保守秘密,因为这秘密是错的,我们需要真相。我不会天真的认为我的方式就是唯一或者绝对正确的,只是我认为这就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Q27.你相信Klue还活着么?我是相信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坚信。

A27.生或者死很难量化,因为我们已经知道现实的结构了,Ultimate,N’zeer还有Portal网络。但我觉得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Q28.ADA是用什么编程语言来创造的?

A28.我没写ADA的程序……她基于Omnivore建立的,就像大多数现代系统,Omnivore利用多种平台通过不同组件来相互通信——没有单一的编程语言可以包含。

 

Q29&30.你在日本吃了甜食吗?

你有没有最喜欢的甜食?如果得到答案我会很高兴的。感谢你的阅读。

你喜欢章鱼烧吗?(TAKOYAKI)

A29&30.是的我吃了不少章鱼烧,我非常喜欢吃。大阪有条街(不记得名字了,在Big Crab餐厅另一头)还有很多超棒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