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OMNILYTICS: THE TIES TO EPIPHANY NIGHT

Central Omnilytic关于将到来的#EXO5的第三份报告——它如何跟那场毫无疑问是个悲惨、神秘的事件,顿悟之夜相关。

顿悟之夜的历史背景,以及它和
2017122日异常的相关情况。

以下是Central Omnilytic对Hank Johnson和Shaw Henson基于12月2日EXO5异常做的第三分报告。本报告的重点是,这一天的事件如何被代号为“顿悟之夜”的Niantic项目事件预示。

尽管和顿悟之夜有关的大部分官方数据已经丢失,在法律上还处于NIA管辖下且无法调用,由ADA经手已不可靠或者所有系统资料被清除,但是那晚发生的人类事件还是有许多人知道。它被记录于P. A. Chapeau/Verity Seke的Niantic调查文件中,及Felicia Hajra-Lee的小说《The Niantic Project:Ingress》还有《Ingress:Origins》(神秘艺术家Tycho的漫画作品)。即便来源不够完美,但它们共同提供了当晚事件的清晰图片。

所有这些来源都表明顿悟之夜事件是因为一个由Oliver Lynton-Wolfe博士设计的原型Power Cube爆炸造成。我们还不完全清楚当时Ezakiel Calvin所处的角色,是因为作为Niantic项目的主管,或是REDACTED,还是因为NIA的主管才决定这个实验。然而清楚地是Roland Jarvis博士害怕并反对这次REDACTED测试,在事件发生时和Devra Bogdanovich逃离了Niantic设施。

有理由相信是Niantic设施的REDACTEDADA协助了这次逃跑行为,但不清楚是因ADA的自主意识还是因为H.Richard Loeb通过后门假传了Ezekiel Calvin的命令(基于Central研究分析这是一种可能性)。

不管是什么原因,包括Jarvis和Bogdanovich在内的所有Niantic研究员都暴露在高浓度的原生外来物质(XM)中。是否还有黑暗XM(又名Chaotic Matter)被释放存在很多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晚事件影响下所有人的心理或身体都发生了某种改变。以上关于顿悟之夜的更多细节不在本次更新内表述。

我们现在关注的是后来在苏黎世发生的事情。我们知道Devra Bogdanovich和Roland Jarvis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就已分道扬镳。这里有些争议,究竟是Jarvis把Bogdanovich支走好跟一名叫Twyla Klippe的女性会面,还是Bogdanovich根据ADA的指示,放弃和Jarvis同乘一列车,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

不管何种情况,Jarvis和那名现已确定为Klippe的女性都是被Jay Phillips(当时Niantic项目的安全负责人)和Hubert Farlowe枪杀的,相信他们都是依照NIA的命令行事。于是Bogdanovich和两名“逃跑”的Niantic研究员把XM暴露的风险向公众展示出来了。

Jarvis和Klippe被枪杀在Zurich Train Station外。他们的尸体被装进了一辆Niantic项目的运输车——现在被称为NL-1331的车辆。警方接到了一名女性的紧急来电,这位女性就是Klue,是ADA在其人格发育早期培养的替代人类。

关于Roland Jarvis尸检失败和尸体运输的事件我们很清楚,但官方记录从未提及Klippe的尸体。Central怀疑这个埋藏的秘密可能是弄清12月2日EXO5异常事件的核心,尤其是在旧金山的重要人物聚会上。

此刻我们选择不去妨碍这个调查。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