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OW OF FORCE

A Show of Force

Akira默许了一次会谈。简短的——且禁止任何摄录。这是她的条件。公开场合。多人在场。这是我的条件。

在这过程中,我觉得我了解到Akira的事比我设想的要多。

当我到了那个场地时,她已经在等着了。身边一群有说服力的人。他们给了我最后条件,去会谈地点或者空手而归。我权衡了风险,还是进了一辆全黑的运输车。

在路上我想跟Akira谈谈,不过她完全不想理我。她全程把脸埋在遮阳帽下,偶尔会跟助手说一些简短的指示。她们只用日语交谈,整个路程中我几乎是一脸懵逼的。

我怀疑这辆车配备了类似NL-PRIME的设备——某种超高的XM环境——我虽然不是像Hank Johnson或Misy Hannah那类敏感体质的人——不过也可以感受到周围的XM。这太明显了。

我们到了一个从外面看毫不起眼的设施。仅仅比仓库好一点。我说不出来具体位置,大概从涉谷出发后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进了里面,这其实是个巨大的情报中心。我以前曾经见过这种设施,不过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密密麻麻的人和设备,许多人戴着和路上Akira用来无视我的遮阳帽。每一辆November Lima车辆都被实时跟踪着。有一系列显示器监视着EXOGENOUS PRECURSOR所有碎片。还有专门用来监视个人行踪的系列显示器,有三台完全关闭了,你们要不要猜猜它们的标签。(不负责猜想:大概是已死的Ken Owen、Jay Phillips、Zeke Calvin)甚至还有台监视着Lorzon的机器,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在前面。

我们走进一间办公室。Akira坐下来。看起来很不耐烦。我问了她几个问题。你们知道我想找的是什么答案。如果她参与了华盛顿的事件,是处在什么角色。“一个感兴趣的观察者”。November Lima项目现状如何。“渐入佳境。有一个不可思议潜力的计划。”她对Exogenous Precursors了解多少。“它们在进入维度时连成一线,由November Lima显现出来。”她对Calvin、Phillips和Owen的死有没有责任。“那是惨痛的损失。现在是重建的时候了,我会继续充当IQTech的视野。”意思是你现在负责IQTech了?“我很乐意为IQTech服务。”

然后她又把帽檐压低了。一名助手开了门挥手示意,坚定不过很有礼貌。谈话结束。总的来说,这次经历有点超乎现实了,感觉就是经过设计的。

这是一场力量的展示——低劣的权利表演。她希望我感受到运输车辆里高浓度的XM增长——看到她触手可及的大规模情报网。“采访”本身一团糟——只是对矛盾的妥协。其他就是纯作秀罢了。

我觉得我现在更能明白这个强大的角色了。她只展示,她不明说。她有着控制和权利的地位。她心浮气躁。或许这些因素的结合让她变得很危险。

我确信她想让我明白这点,并且用我的平台来传播她的形象。

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再让我猜一次,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