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AGE CONTROL 损害控制

Damage Control

Shaw Henson和Jay Phillips讨论了来自华盛顿的混乱状况(Ken Owen之死是那场风暴的中心)。

我不太确定……我猜这场风暴还没平息。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会小心身后的。

抄本:

TO: Jay Phillips

FROM: Shaw Henson

RE: Let’s get together

Jay……

之前在Ken的葬礼上没来得及跟你说话。我在那儿,不过在个隐蔽的地方。出于安全的原因。但我看见你了,你就在中间。真有勇气。

说到这点,在华盛顿出现的那些职业特工们怎么了?我个人感觉没有出现更多的尸体似乎有点奇怪。高兴归高兴,还是觉得奇怪。

自从Ken的事情以后我们都在高度戒备。Calvin也是一样,他现在是IQTech的管事了,但甚至都没露一面。我想他可能认为自己在马不停蹄地躲着,不过我听闻有传言说他被驱逐。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样吧,我们应该站在统一战线。看到你是很高兴,但是回到商业问题上,我想知道Lorazon的事件到底有多糟,我们会怎样/应该怎样控制损失。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