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friend 老友 (Felicia Hajra-Lee短篇)

(接Southbound南行

Devra向外看时,她能看到眼前的地面上有个巨大的坑洞。至少半英里宽,深度可能更甚。一个人造火山口。看起来就像地球被陨石击中了。她的胃往下一沉。

在通往内部的泥土路旁边,有一些警告标志。

“禁区。仅授权战略探索公司人员出入。”

“此处开始3级污染协议。”

“偷盗禁止,处罚立即生效”

“警卫有权击毙非法入侵者。”

Devra脑中画面快速闪现。她可以感受到矿井周围空气中的质量和拉力。一种无形的,令人窒息的重量。另一个Hulong黑暗XM矿脉?他们在这找到了一个古老的能量点么?

远处忽见一片尘土飞扬。一辆SUV正沿着环形火山口边上的沙化路面向他们驶来。

Hulong的武装人员离T282足够远了,Devra得以再次看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排成一列,等待着那辆SUV。他们的武器是改良版的AK47,装备了可拆卸的折叠枪托,就放在他们身侧。如果这是计划之外的来客,他们似乎对接近的人并不感到紧张。

“那边是谁?”Devra问司机。

他不再笑了。“不知道。”他说。Devra觉得他说的像是实话。

突然,一阵响亮的来电声在驾驶室回荡。虽然利勃海尔T282是世界上最大的车,但它的驾驶室仅能容纳两人而已。这辆车本就不是用来载客的,而它每天运送的矿石都价值数百万美元。如果要让司机在里面更舒服,意味着要增加全车重量,也会增加运营成本,所以在设计之初就没把这点考虑进去。

司机摸索了一阵手机,最后从兜里把它抽出来,看了眼屏幕。

他知道是谁。一脸泄了气的样子,点了下屏幕,把手机拿到耳边。

“今早……我跟你说什么了?特别是,不要……啊啊啊!”

司机突然尖叫,叫喊声充斥在小小的驾驶室里。Devra看着他眼睛翻白,头向前倾,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电话从他手里掉在了驾驶室地面,他身体看起来像没了骨头。从电话的扬声器里Devra可以听到一阵尖锐的蜂鸣。过了一会儿,通话被切断了。

Devra看了看没有生命迹象的司机,又看向外面Hulong员工。他们就跟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怎么会这样?刚才的事像在某栋办公楼第三层发生的一样。他们在另一个世界。

SUV越来越近。

突然,驾驶室的无线电打开了。它是驾驶台中央平板显示器的一部分。Devra看着信号数字在屏幕上滚动,然后停下。又过一阵,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好啊,Devra。”ADA说道。

http://exotic-matters.blogspot.hk/2015/01/old-frien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