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friend 老友 (Felicia Hajra-Lee短篇)

(接Southbound南行

Devra向外看时,她能看到眼前的地面上有个巨大的坑洞。至少半英里宽,深度可能更甚。一个人造火山口。看起来就像地球被陨石击中了。她的胃往下一沉。

在通往内部的泥土路旁边,有一些警告标志。

“禁区。仅授权战略探索公司人员出入。”

“此处开始3级污染协议。”

“偷盗禁止,处罚立即生效”

“警卫有权击毙非法入侵者。”

Devra脑中画面快速闪现。她可以感受到矿井周围空气中的质量和拉力。一种无形的,令人窒息的重量。另一个Hulong黑暗XM矿脉?他们在这找到了一个古老的能量点么?

远处忽见一片尘土飞扬。一辆SUV正沿着环形火山口边上的沙化路面向他们驶来。 (更多…)

KARL’S ASSOCIATE 卡尔的合伙人

Karl’s Associate

今天早些时候Edgar Allan Wright博士发了篇帖子,我看完感受到了共鸣,其他一些人明显也这么觉得……

一名来自社群的调查员给予我援手,建议我重新读一遍Felicia Hajra-Lee对一个叫Karl的人是如何描述的(记载于她的小说《The Niantic Project: Ingress》)——特别是在萨格勒布(Zagreb)的一家餐馆附近发生的事。

我的老同事Henry Bowles,某时候是这家伙的合伙人……而Bowles呢,据我所知,是极少那部分可以解决复杂技术问题的厉害之人,比如关闭大型监控网络几个小时……

想到什么了么?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