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bound 南行 (Felicia Hajra-Lee短篇)

袁妮已经安排下去了。她行事有点匆忙。不太擅长于此,内心略有动摇。还不是做决定的最佳时机。但是有时没那么多闲工夫让她慢慢决定。

她得集中精神。就像进行个仪式一样。她不得不阻止这个世界。水沸腾了,杯子就在边上。她挑了些茶叶落入茶杯,这动作曾经做了千遍。她的手只轻微抖了一下。

她不信Smith不杀Devra。但Farlowe是个未知数。她可不希望Smith死掉。事情已脱离了她的掌控,只能任其自由发挥了。

看着茶叶的绿色逐渐蔓延开,她在等水的温度晾到正好。


Devra知道Smith就在附近,她能感觉出来。感受他散发出的能量。一股黑暗的味道。她听说他在刚果那时和黑暗XM有段故事。那东西杀了他的搭档。它会杀了他还是让他更强壮?要是他病了,看起来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他不会是在上海面对Devra给自己注射后的那副表情,不会是几小时后把她拖进隔离箱,透过关着的门的缝隙盯着她的表情。面带讥笑。

她在隔离箱的冥想已经起效。通常冥想会引出清晰的思路。但这次不。这种透彻感会置她于死地——是字面意思。她试着尽全力抗衡了。当那种感觉退去时,她如释重负的深深地吸了口气。世界看着又朦胧起来。更多人性的部分恢复。她喜欢那样。她知道美杜莎的感觉,不太妙,不过解释这个传说就说来话长了。那像是Hank还在她身边的时候他俩会谈论的事情。Hank现在如何了?他在印度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了么?Devra有种不舒服的感受。她闭上眼,试图解释这扰人不安的疑虑。关于Jahan这个女人,某些地方令人熟悉。只是Devra不能清晰的指出是哪点。

她不再被关着了,但依旧被绑着。她轻拉了一下手腕上捆着的塑料绑带。纹丝不动。她意识到挣脱是不可能的。但她只是想让它别那么紧,自己能舒服些。事实证明这也很困难。

就在她为被束缚而隐隐气闷时,心里也浮现了一种反常的自豪:在他们眼里她还是个要认真对待的危险角色呢。她嘴角露出苦涩的微笑。

Devra看了看卡车司机。他眼睛盯着前面微红的泥路。他有点混血的样子,可能是部分原住民的血统。虽然她估计他年纪没到四十,但眼眶和嘴边都有深深的皱纹。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没受影响。自从Hulong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她不确定还有什么人在她面前会是安全的。可能他不是敏感体质。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嫉妒他了。

这辆三层楼高的卡车行驶得非常平稳。他们在利勃海尔T282的驾驶舱里,一种巨型采矿车。这辆车的轮胎大到即便一架大型钻探车在它旁边都显得渺小,它缓慢地前行,带起了尘土飞扬的景象。她感到热气从漫无边际的尘埃里涌来。夏天。望着前挡风玻璃,Devra想象如果她正坐在一架747的驾驶舱里,世界看起来大概就是这样的。

她向右看。三名武装的Hulong公司人员站在驾驶舱外,驻守在通向它的过道处。就算在地面上那个几乎无法支撑的悬臂也足以撕毁大部分车辆。

他们为了杀我肯定投入了一大笔钱,Devra心想。

Devra知道自己就在澳大利亚。他们没向她透露这点。但就在二十分钟之前她还被他们蒙住双眼,绑在T282的乘客座位上。Devra认为这里是Hulong的采矿业务点之一。不然还能是什么呢?她知道他们在非洲中部进行稀土开采,现在也在澳大利亚内陆这么干了。

地球上没有比这更罕见的景象。土壤几乎是血红色的。

在驾驶舱外的一名Hulong人员向司机挥了挥手,矿车从山顶开了下来。司机缓慢地停下这庞然大物。

“怎么了?”Devra问道。

“我就是个开车的。”男人回答。

“他们要杀了我。”Devra直截了当地说。

“我知道,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笑。

“你觉得可笑?”Devra脱口而出。

“自然。Smith说我可以看着。”

Devra瞪着那个男人。他笑得更厉害了,加深了脸上的皱纹。她把注意力转到舱外的人身上。他们走下矿车前方的楼梯。她试图紧盯他们的动静,但他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卡车后边了。

所以该来的始终要来,Devra心里想着。

至少她的坟墓不会太浅。

 

http://exotic-matters.blogspot.jp/2015/01/southboun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