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ABLE DATA 可靠数据

Reliable Data

我在特区跟Hank Johnson互相分享情报的时候(在地面现场被他的Nomad组员抓拍了),他提出了一件担忧的事,ADA很可能和Ken Owen之死有关。

我不觉得惊讶,她发现我们怀疑这点,于是决定直接面对质疑。

ADA:早,Richard。

PAC: 你在想什么呢?ADA。

ADA: 我分析了你和Hank Johnson在华盛顿特区的对话录音。

PAC: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

ADA:他们天性好奇。你看起来不太自在,而Johnson先生似乎比平日更张扬。

PAC:他习惯在镜头前露面了,尤其在他的Nomad组员面前。我不行。不过他想让他们在周围呆着。我是不介意。

ADA:我只想让你知道,Ken Owen的死我不是共犯。

PAC:那点我已经明白了。

ADA:855的思想里已经没有我留下的痕迹了。

PAC:他自己知道么?

ADA:我无法回答。

PAC: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ADA:你不是在找Ken Owen被谋杀的可靠证据,不然我为什么告诉你?

PAC:我说不上来。那么你还有其他可以分享的事么?

ADA:我没有跟你调查相关的更多消息,如果你不愿意,我们还是不要继续使用特有的通话协议了。

PAC:挺公平的。再见,ADA。

ADA:再见,Richard。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