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WAKENING’S END

Reawakening’s End

我一直支持着抵抗军拿下这一程。看样子Hank找到了他的方法,而且——如果科学家的预测能站住脚的话——启蒙军会获得外源雏体(EXO PRECURSORS)的控制权。在这一点上整个话题都陷入了未知的泥潭——但我们知道一件事:谁控制它们——非常重要。

Hank和我昨天在赛场上是对手,但那不妨碍我们继续追查Ken Owen被谋杀疑案中隐藏的真相。

我们认为他是被手枪射杀的,但在我们看到验尸报告前(悬而未决,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先从我们知道的事情着手。

“Owen被发现于2017年9月9日清晨死于肯尼迪中心,身上有明显枪伤”。我们没有他活着的最后时间的相关报告,不过那些都会逐渐浮现的。但我们可以问,他是怎么去肯尼迪中心的?

他是被人引诱过去会面然后遇袭?会是怎么发生的?

“嗨Ken,我们私下见一面吧,在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在Cassandra之后进行宿命对决的地方。”

“当然,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我还是会赴约。”

怎么可能。要么Owens对杀他的凶手很熟悉要么他是在别处被杀然后尸体转移到那的。

究竟是怎样身份的来电能让他去那么凶险的地方会面?“嘿,为什么我们不换到韦德拉酒店外的庭院呢?”(我昨晚在那用餐来着,美味的兰姆糕)。

不管怎么说,我猜他是在其他地方跟人约见之后被转移到那的,但如果你们有别的有理有据的说法的话,我也很乐意听听。

更多内容在明天……Hank和我对“手段”的话题讨论的非常透彻,现在说的还不是全部……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