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ARED PURPOSE 共同目标

A Shared Purpose

Hank和我在华盛顿特区的目的可能是交织的——他希望启蒙阵营获胜来取得外源体雏形的控制权,而我要拉抵抗军一把,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点:解决Ken Owen被谋杀之谜。

鉴于Hank的潜在刺客黑名单(855,Claudia Glas, J. Phillips, Hubert Farlowe, Antoine Smith和Avril Lorazon),这些都可能是杀了Ken Owens的凶手,他们背后可能有更大的组织或人物,但在查清楚是谁下手之前我们仍不知道幕后真凶的身份。

在任何疑案里,我们需要一个受害者,嫌疑人,手段,动机和方法。

如Hank所言,受害者是Ken Owens。他是在我离开Niantic后被引进的,我不太了解他,不过他一直是媒体界的斯文加利,操纵着迷雾笼罩在Niantic调查之上。

可以说我的工作就是揭开Ken Owens制造的烟雾。

有时候,特工们和我只是简单的问为什么他要制造烟幕来解决问题。

但今时不同往日。Ken Owen的遗体可能在个未被公开的太平间某处,也可能已经被火化,那些生成的烟雾遮蔽了真相。现在得由你来界定。

因为我们没有更多华盛顿警方的官方报道,充其也就是这些“死者,Kenneth Owens(50岁),来自华盛顿特区,在2017年9月9日清晨被发现身上有明显枪伤,尸体被放置在肯尼迪中心”,其他都被“正在进行调查”和“跟进几条线索”给搪塞过去了。

你们想要我的意见,就是没有人在跟进任何事,当权者只想让我们忘了它。

当然,我们不可能忘了。以后会讲到动机,不过现在,让我们先关注下“手段”。

——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