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Y HANNAH: BUILDING YOUR OWN MIND PALACE 建立你的记忆宫殿

Misty Hannah: Building your own Mind Palace

“外源势力正从我们拆毁的次元墙中通过。我确信它们是一种威胁。”——Misty Hannah

远程观察。远程参与。这些词可能你觉得很新鲜,但对我来说不是。听我细细道来:

很早的时候我就跟Calvin和他的伙伴们开始进行RV和RP实验了。实验要求很简单:感受另一个地方,感受另一段时间。从细节感受它,触碰它,改变它。所有这些都只靠你的精神力量完成。

老实说,我觉得那些说明都是废话。但是钱是个好东西,而且我还有一屁股欠条。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是这样的,我擅长于此,虽然我依然认为整件事就是扯淡,有时候发生的事还是会吓到我自己。

我不记得噩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会给你讲太多戏剧性的事,但是事情变的艰难起来。当时我还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产生的,我只是下意识的创造了一种方法保护自己。

你在魔术里学到的戏法之一是如何详细地储存消息。你利用各种场所,利用各种道具,你把信息绑在每件事物上,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如果想了解更多相关内容的话,查找“轨迹法(Method of Loci)”,那是古代的资料。

这就是我第一次创建我的记忆宫殿的方法。 在噩梦中,我会在熟悉的地方徘徊,我会利用它们制造陷阱,为了保护自己。因为那些东西在追逐我。

我不是科学家——即便我曾在Niantic项目工作过我也从没想过自己是其中一员。我是嗅探者,是魔术师,是个艺人。我告诉你们我的理论,信我,或当成废话一听而过,都随你们。

记得那句名言吗?“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我复述个大意)……嗯,我觉得这说的就是远程参与和远程观察。

(注:这句话出自尼采《善恶的彼岸》146小节,原文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人类的思维是很神奇的东西。在适当的情况下,它可以打出个洞,穿越次元墙。但是有些东西会从你创建的洞里出来。

外源者。不是我发明的那个词,我也不知道它真正意味着什么,但它们是噩梦的来源。

记忆宫殿是我知道的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方式了。

现在,每个人都在跟这个东西打交道。我们每天都在打乱次元壁障。创造新Portal。远程参与。所有总总。

我不能阻止已经发生了的事,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如何保护自己。那也是我如何制造自己失踪的策略。特工们可以进入我的记忆宫殿,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从中学习。

外源势力正从我们拆毁的次元墙中通过。我确信它们是一种威胁。 所以,找到你最深最有力的记忆,用它们构建成记忆宫殿。让它变得足够强大。在它周围挖出护城河。

世界正在改变,没有人能保护你的头脑思维……除了你自己。

Misty Hannah via Google+

-PAC

TRUTHSEEKERS IN DC 特区求真者们

Truthseekers in DC

大概昨天我指责Hank Johnson的方式不太巧妙……他发表了回复:

典型的P.A.Chapeau风格。周六我们还在RPE现场闲逛,之前还聊天和掰手腕来着,言谈甚欢。然后他就翻脸了,责怪我对你们隐瞒了一些情况。让我先整理下记录吧。

我了解Ken Owen(s)的事情不比PA更多。见过他几次,给人的感觉是个在肮脏污浊的商业战场还能保持清白的家伙。他是个回旋大师,不是说椭圆机,我是说这家伙就是以真相为生的人。对于那点我没什么成见,本身我们就生活在一个旋转的世界里。也许我该反对他的,不管哪种方式,我只是学会了如何生存以及理解周围的事情而已。

我和Ezekiel Calvin一直是朋友、上下级还有同事的关系,即便在Niantic项目结束,他在Abaddon被轮回之后依然如此,这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个人做的一些事我是不赞同的。很多事都不赞同。但我也有做得不对的事情。

我从没否认过跟他通过话,虽然也没汇报这点,因为我觉得这无关紧要。据我所知,Calvin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从那个被称为“奇怪的球体(Sphere of Weirdness)”到Abaddon异常期间的记忆。我肯定他已经读过那段时期的资料也掌握它们了,不过据我所知的是他回到了IQTech,陷入了一场和Avril Lorazon对IQTech公司掌控权的斗争,还跟我曾经留下的但现今与之共存的问题战斗着。

所有话都挑明了,当Calvin在危急时刻给我来电我并不惊讶。他有我作为后盾,就算搭上我的命我也会站在他身后守护着。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

Calvin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已经被狙击镜瞄准了。

PAC文章里说过的那些事情大部分都是正确的。

Ken Owen(s)被谋杀就是预兆,他的尸体在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曾经摊牌的地方也就是肯尼迪中心被发现,这事不容忽视。

我同意这件事仅仅是个开始……我不禁在想,Owen是不是如同Franz Ferdinand般的角色(不是那个摇滚乐队,是指奥匈帝国的弗朗茨·斐迪南,他的遇刺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Owens之死不是简单的就这么结束了,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战争。

所以,跟+H. Richard Loeb一样,我也前往华盛顿特区了,为了下次异常。当然,我是启蒙阵营而他是抵抗阵营的,不过我不想让这成为困扰。他也会有同样想法。我们不该让这个事实阻碍我们以自己的方式探求真相,不是吗?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PAC

WHO WAS KEN OWEN?

Who was Ken Owen?

如果你们觉得Ken Owen被谋杀的事无关紧要,我也不会奇怪。就连我自己也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都没想起过他。

他就是在暗处行事的影子。Ken Owen作为政治上的“spin hacker”,专门在危机事件发生时重新找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来定义它们。即谎言以蔽之。

我还没真正认识他。只在和别人一起开的几次会议上跟他打过照面。看起来不是坏人。他只是一个天然的真相寻求者的对手。而我就是寻求真相的人。对Ken Owen这类人而言,真相只是一种感受,不是事实。事实是一种挑战——有趣的是克服的过程,而不是最终追求或者发现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我知道的不比已经公开报道的内容多。但肯定有很多我们所见之外的情况。

第二次听从#Misty记忆宫殿事件中泄露出来的片段时,我听到Hank说了“Ezekiel”这个词。我们都知道那指的是谁。Ezekiel Calvin。很长一段时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我觉得他又轮回了,正处于困惑状态,别猜那么多,他可不是去华盛顿ons的。

为什么这关系重大?因为Niantic计划就如Ezekiel Calvin的婴孩。这一切又指到了他身上。现在他回到战场来了。或者他从未离开过?

他又为何打电话给Hank?诚然,他们一起走过很长一段路,但是Johnson从未明确表示过自己和Calvin的关系。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不过如果Calvin遇到麻烦的话Hank肯定是他首选求助对象。有趣。有什么事是Hank没告诉我们的?

然后你会得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谁想要Ken Owen死?(顺便,有些人叫他Ken Owen有些人叫他Ken Owens,指的都是同一个人。也许是一个假名)答案是很明显的。

“如果你不想让人知道尸体被埋在哪儿了,就杀了知道尸体埋哪儿的人。”在Owens的案子里,你杀的可能是一个正挥舞着手臂大声说当地垃圾场里埋的东西其实是有毒废料的人。

我不确定查出谁杀了他是否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看仔细了,求真者们。这就发生在华盛顿特区异常的两个星期前。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前往,而你们也最好前往的原因。

在那一刻到来前,让我们谈谈关于它的“所在地”。Ken Owen的尸体不是被随意抛弃的,他就被放置在当年Roland Jarvis和Oliver Lynton-Wolfe博士在Cassandra结束时解决了双方分歧的地方。

OLW长期迷失在一条曲折蜿蜒的路上,导致现在我们发现自己和Tecthulu以及外星势力出现在一起的情况。不过那就要另起话题了。

问题在于:谁把尸体放在那儿的,为什么?他们想传达什么信息?虽然报道细节只是粗略描述,但使用了“穿孔”一词表示他是被枪击的。有点像个职业杀手干的活。上帝知道,现场少不了他们。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袭击指令了,不要惊讶今后还会看到更多。

除非我大错特错,不然你将会看到诸如记忆黑客855,飘忽莫测的Hubert Farlowe,Visur特工Claudia Glas,Hulong公司的Antoine Smith,或者神秘博士里的Tardis被从电影John Wick里跑出来的危险角色操纵了一样的年度大戏。

为什么?不确定,但我想可能和1331有关。

敬请关注,23号特区见。

——PAC

BODY FOUND… IS IT KEN OWEN? 发现尸体……是肯·欧文么?

Body found… Is it Ken Owen?

(Ken Owen是NIA继Yuen Ni和Jay Phillips的第三任董事)

肯尼迪中心附近发现了一具尸体,他们声称此人是Ken Owen.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追踪不到消息来源,我在DC的线人也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是假的也就罢了,但若是真的,那就麻烦了。

Owen一直处在轨道边缘,以经营者而不是傀儡的身份。要是用国际象棋比喻的话他大概很幸运地成为了主教。或许也可以说是骑士。Owen真正天才的地方在掩盖了Ingress Scanner程序泄露的事实,称这个App只是一个游戏,不过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无论如何,Owen都不像是国家级间谍活动或公司行动的目标……如果Owen被剔除了,意味着有一个名单……在里面他只是个底层角色……名单上还有其他人……

这几年特区的局势都很稳定。尽管发生了林林总总一些事,但是像Lorazon,Calivin,Phillips和Owen这样的人都保持着低调,没掀起什么波澜。是什么改变了?什么原因导致了戏剧般的转变? (更多…)

PALACE INTRIGUE 宫殿阴谋

Palace Intrigue

Hank Johnson确认了自己会在周六的远程参与活动中出现……他分享了这次事件的一些想法和担忧。

PAC,其实吧,我这周末准备去伯班克参加RPE实验。我在澳大利亚寻找Misty想阻止她,但是一无所获。这是她惯用伎俩么?还是说其实她一直把控着一切?

在纳瓦罗营地进行的RPE实验我是在场的,只是没有加入其中。事实上我认为当时我们没能了解远程参与的全部影响。

现在我知道了。我担心的是Misty现在打算做的或者已经做了的事。使用异常来“召唤”外星智慧……还邀请它们进入自己的思维里。太危险了。

还有另两件我关注的事。泄露的国家情报局往来通讯内容显示出华盛顿特区的NIA和IQTech之间暗潮汹涌。这会跟Akira Tsukasa最近到访并意欲接管November Lima计划有关吗?毫无疑问,时机很明显,正是NL-1331E开始在欧洲启动新任务的时候,这个项目和国家情报局关联至深。

还有件事是……有人暗示说Misty的记忆宫殿背后隐藏着另一个秘密计划。可能是Misty自己的计划——也可能是像Akira Tsukasa这类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人……这些人一看到诸如“利用异常产生的能量召唤外星智慧”和“在精神结构下跟外星来客交流”就开始两眼放光。而我……看到了威胁。

我将分享到任何我学到的事,如果你们也这么做我会非常感激的。

到时只要有条件,我就会录下一些情景放到Nomad视频里然后公布出来。

Hank Johnson via Google+

——PAC

NL-1331E RESEARCH COMPETITION

NL-1331e Research Competition

Akira Tsukasa的步调很快,接手了November Lima计划才几天,她就为欧洲的特工们准备了一个新的系列竞赛(还有协作)活动,以激励特工们积极加入NL-1331e的欧洲之旅。

阅读文档的详细说明,以及计分板在这儿

MEMORANDUM:

Priority: High

Distribution: unknownunknown

Clearance: S; CORP; LIMA

Agent unknownunknown,

我是Akira Tsukasa。

你可能听过我和IQTech-East的一些关系,不过最近因为某些情况,我会投入较多精力在IQTech的美国和欧洲业务上,希望在未来几个月你能更多地了解我。

今后跟November Lima相关的计划将由我全权负责。

我知道你和unknownunknown特工会主导持续2个月的NL-1331e欧洲巡旅,请联系unknownunknown保证NL-1331e在开始行动前配备unknownunknown,该小组也会确保按照规范配齐剩余设备。

为了增加本次巡旅期间的数据收集量,我会追踪每一站November Lima Portal上部署的Resonator数目。

每个城市“分数”的公开记录日志会公布在http://nian.tc/nl1331e2017score

然后每周表现最佳的城市会获得一片高产portal场——在周末部署于城市中心区,一天中只有有限数量的骇入视为高产状态,从当日第一次开始计算。

Po场的信息(时间&地点)会在“计分”文档中更新。

除了每周评出高产Po场获得城市之外,本次巡回的前三名优胜城市还将获得在另一个周末进行开心Farm场的资格。

我希望这一举措可以使每个欧洲城市的特工们都进入NL-1331e里以便获取独特的XMXFAC特性。

如有疑问可以联系unknownunknown

Akira Tsukasa

——————————————————

Director, November Li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