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IFFERENT KIND OF VIRUS

A DIFFERENT KIND OF VIRUS

回想起我曾在很多三字机构里目睹的一个会谈。

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那些身份比我重要的人们在讨论某些事物是否该被建立。

他们想在某件他们并不想发生的事情发生前就让它诞生。是一些他们不愿见到的东西,没人愿意见到的东西。

他们惧怕那类事物出现。所以他们要先下手为强,创造它。

“我们必须这么做,现在就做。”他们说,“因为就算我们不做,总会有人去的。”

那一刻我看到原始人类力量的两个极端:我们的想象力和恐惧。这两种力量促使我们发展、推进我们达到难以置信的高度,也是危急我们物种未来的根源。

——PAC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