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No.1

片段:

我们实验室瞒着政府造出了一个仿生人,暂时命名为M。正处在调试阶段。

有个冒充研究者的女性前来访问,趁着无人值守的时候把自己的意识接入了仿生人系统。

空袭警报拉响,敌军不久就会轰炸这里,我们需要转移成果。透过实验室圆形窗口,看到M也在看着我们。

觉得违和的地方是她穿着一双鞋。

我们没给她配备疼痛和触觉功能,她为什么会有穿鞋的意识?

她不是M。

 

THE REDACTED REPORT

主题:Central Omnilytics对IQTech研究员Ezekiel Calvin博士和国家情报局代理主管Jay Phillips的谋杀案调查。

本报告是为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Agency)现任局长Hank Johnson以及国情局行政分支机构XM威胁/机会评估(XM Threat/Opportunity assessment)副部长Shaw Henson编撰。
00000000000000000

(更多…)

THE AEGIS SHIELD AND THE QUANTUM CAPSULE

我在Visur和IQTech-East公司的线人刚刚分享了一些有趣的消息。

Visur公司把用在“AXA盾”的高级技术移植到了新的XM装备名曰“神盾(Aegis Shield)”上。“神盾”将取代AXA在Portal网络中部署,而不久后全球的AXA Portal将下线。目前没听说“神盾”功能有任何变化。

至于IQTech-East公司,Akira的研究员在基于“MUFG胶囊”的技术上获得突破性进展,未来会通过Portal网络散发的名为“量子胶囊(Quantum Capsule)”。MUFG Portal预计在几天内下线。

如有更多消息我会通知。

-PAC

A COMPLICATED SITUATION

是,我昨天注意到ingress.report出现的这个短视频了。

Misty突然带着摄像“调查员”走近我,显然她有自己的观念——想到她觉得黑帽子不知怎么就代表了我的角色,实在有点忧心。

我会说我只做了当时看起来是正确的,最有保护效果的选择。

就说到这吧。

-PAC

(视频)

Misty:魔法城堡?

PAC:我跟那事一点关系也没有,你知道的对吧。我是在场没错,但我做的事只和刺客有关。他是为你而来的。

Misty:我知道他是为我来的,我也知道谁下的命令。但我需要知道的是你有没有参与。

PAC:我给他下了毒。

Misty:为什么?你干嘛不直接杀了他?

PAC:我们需要情报。

Misty:那你拿到了么?

PAC:我不知道,后来Phillips把他带走了。

SOMETHING TO GAIN…

Calvin和Phillips的死会给谁带来好处?Akira道出真相。

(视频)

Akira:真好笑,为什么每个人都在为Calvin和Phillips哭丧?明明他们的死给我们带来这么多好处,不是么?

-PAC

A MOTIVE FOR DEVRA?

来自一名调查员的发现——旧金山EXO5异常期间拍到的——在Calvin之后的时代,Devra访问重要信息的权限有了变化?Hank Johnson为他的老朋友开启了什么?是和Calvin之死有关? (更多…)

GLIMPSES OF #EXO5

许多重要人物(POI)包括我都出现在了旧金山。调查人员用镜头捕捉到很多片段。

我会继续揭示更多信息……目前已有的在这:

周五晚PAC路遇一名特工

Hank从台北上传视频

Hank分享一则传言

Devra尝试重振抵抗军

Misty Hannah在旧金山面对一名未知人物

PAC接到来电

Acolyte给启蒙军的消息

Akira因NL-1331抵达旧金山

Acolyte-启蒙军获得EXO5胜利后人类的命运

PAC找到了Devra Bogdanovich

Akira对Misty的真实看法

-PAC

The White Ship 白船 (译文转)

H.P.洛夫克拉夫特,作于1919年11月,发表于《The United Amateur》1919年11月号

翻译:玖羽

I am Basil Elton, keeper of the North Point light that my father and grandfather kept before me. Far from the shore stands the grey lighthouse, above sunken slimy rocks that are seen when the tide is low, but unseen when the tide is high. Past that beacon for a century have swept the majestic barques of the seven seas. In the days of my grandfather there were many; in the days of my father not so many; and now there are so few that I sometimes feel strangely alone, as though I were the last man on our planet.

我叫巴希尔·埃尔顿 (Basil Elton) ,继承了父亲和祖父的工作,在北角灯塔担任守灯人。灰色的灯塔远离海岸建造,泥泞的礁石只在落潮时才露出海面。灯塔建成之后的一个世纪里,从七大洋中驶来的三桅帆船都会和它擦肩而过,在我祖父的时代,这样的时候很多,而到我父亲这一代就很少了。如今我已几乎见不到航经此处的只帆片影,有时,这会使我感到莫名的寂寞,仿佛我是这颗星球上的最后一人。 (更多…)